说白了,今日的测试不过就是一个命题作文,看看二人的临场发挥究竟如何。

    若是两个人都表现不俗,深得梁帝赏识,那宋桓无话可说。

    但,若是他们二人使出浑身解数,都没有办法让梁帝满意,那就只能怪他们二人道行不够了。

    听到梁帝今日召见自己并不是为了文渊阁考核一事,赵玄龄这才长出一口气,浑身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只要不是有关于殿试的事情,其余一切都还有得商量!

    然而,在他身旁的周南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他只觉脑海中一阵地旋天转,双耳嗡嗡作响,让他几欲站立不稳!

    “写……”

    “写诏书?”

    宋桓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写诏书。”

    “虽然古往今来,诏书都是圣上亲自下的。”

    “但身为钦差,距离京城遥远,只能由钦差来代为下诏书了。”

    “周大人,你有什么问题吗?”

    周南闻言,已经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他妈哪里是有什么问题?

    这哪儿哪儿都是问题!

    谁来给自己解释解释,什么他妈的叫他妈的诏书?!

    他活了快三十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诏书!

    更不必提这诏书该怎么写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来来回回会写的字,一共也就不超过一百个!

    就凭这一百个字,怎么写诏书?

    写遗书都他娘的不够啊!

    天杀的三皇子,不是一再向自己申明,做了大学士之后,只需在适当的时机,向梁帝进言几句就够了吗?

    他也没说这大学士要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而且动不动就要写文章啊!

    这一刻,周南终于明白,为何刚刚下朝时,三皇子会极力阻止自己自荐钦差了。

    原来,竟然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

    早知这样,自己刚才就不做这个出头鸟了!

    周南在心中追悔莫及,然而,却是为时已晚!

    见周南和赵玄龄二人都不言语,只是低着脑袋不知在思考什么,梁帝瞬间很是不悦地板起了脸。

    刚才在朝堂之上倒是表现积极得很,怎么到了自己面前反而变成了鹌鹑,吓得一声都不敢吭!

    成何体统!

    见梁帝脸色有些不悦,半晌才缓过神来的赵玄龄急忙道:“陛下,微臣已经准备好了。”

    “测试随时都可以开始!”

    说完,赵玄龄还不忘侧头瞥了周南一眼。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周南应该是大字都不识几个的文盲吧!

    想跟自己竞争钦差之位?

    他门都没有!

    等下在圣上面前露馅了,看他还怎么装下去!

    周南本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压力,被赵玄龄这么一瞥,他心中更是又气又急!

    内心本就很是焦躁不安,如今这个姓赵的又来添乱!

    若是自己能够侥幸逃脱此劫,日后必不会轻饶他!

    不过……

    日后的事,还是等到日后再说。

    眼下该怎么过梁帝这一关,才是重中之重啊!

    周南半垂着脑袋,感受到梁帝这极具压迫感的目光,他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陛下,微臣……”

    “微臣一时有些尿急,不知可否先去一趟茅房……”

    周南这话可没开半点玩笑,他此时此刻紧张得要死,感觉自己真的半点都兜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