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唔...痒,别碰。”

    郝昕死死的掐住许荣的胳膊,毫无招架之力。

    这人到底是什么奇葩的恶趣味啊,亲就算了,还老喜欢挠痒痒。

    偏偏她是个最怕痒的人,哪里能招架的住。

    房间内的气氛不断改变,上升,自然而然的呢喃如小猫般,叫人心痒难耐,更添上几分情愫。

    郝昕是有些别扭,但是她对许荣现在也并没有什么抵触,但是因为两个人第一次的不美好,总是让她心底发憷,不自觉的就会想到以前那个不美好的初遇。

    与其说是抵触,倒不如说是一种害怕。

    “你...”

    “别怕!”

    许荣能感觉的到郝昕的紧张,不断的安抚着她的情绪。

    另外一边的房间里,郝愿陪着闹闹玩耍,本来平时到点郝昕或者是许荣都会来抱孩子的。

    但是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两个人居然谁都没有来抱孩子。

    “好了好了,舅舅给你冲奶粉,咱们今晚和舅舅一起睡觉好不好。”

    郝愿又喂奶粉,又哄孩子睡觉的,还真挺累。

    这哪里是个小孩子,完全就是个小祖宗啊。

    郝愿再次感受到,照顾一个小孩子,是真的累啊,精疲力尽的那种累。

    姐姐和姐夫应该已经休息了,他还是不要去打扰,闹闹陪着他睡好了。

    第二天,郝昕迷迷糊糊好几次想睁眼,都实在睁不开。

    许荣安抚着她:“没事没事,继续睡吧,我帮你请假。”

    郝昕挣扎着想起床:“不行,我得去上班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脑子里也是这样想的,只是自己实在没什么起床的力气。

    许荣摸了摸她的小脸:“睡吧睡吧,我去帮你请假。”

    许荣去上班的时候,顺便去了广播站帮她请了一天假。

    中午的时候,郝愿看着姐姐无精打采,一直打哈欠的样子,有些疑惑:“姐,你昨晚没休息好?还是不舒服?”

    郝昕有些不自然的讪笑了一下,心下早已经将许荣骂了不知道多少遍:“头有点不舒服,没事,我躺躺就好了。”

    许荣这个诡计多端的王八蛋。

    郝愿有些担心起来:“头疼?是不是感冒了,要不要去看看,开点药?”

    郝昕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没事,一点点而已多躺一会就好了,没事的,闹闹睡着了?”

    自己哪里是有什么毛病,这是典型的严重缺乏睡眠啊。

    郝愿看着郝昕这么坚持,也就不再说什么,扯开话题:“睡着了,姐姐,我今天早上出去买东西,听说郝天他们三个人,被放出来了。”

    郝愿是在回来之后才知道郝天兄弟俩所做的事情的。

    他知道那对兄弟俩心机重,小手段多,从小到大没有少在背后捉弄过他,可是他们也太莫名其妙了。

    没有其他的办法,就去招惹许荣,好在是被查清楚了,如果没有呢?

    如果真的被他们给冤枉成功了,那么许荣一个厨子,手脚不干净,以后在这一行还怎么生存下去?

    这也是郝愿拿定主意,不再回去郝家的原因。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