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1984 > 第568章 不解风情

    第340章不解风情

    在李云海的授意下,石头和梁天也跟着庄勇走上前去。

    庄勇来到那几个精神小伙面前,沉喝一声:“你们干什么打人?放开他!”

    为首留着披肩长发的青年男人,伸出手来指着庄勇:“滚开!”

    庄勇上前两步,一掌推在长毛的肩膀上,掌下发力,将对方推开。

    长发脚步不稳,轻飘飘的往后疾退了几步,一跤跌坐在地上。他骇然看着庄勇。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庄勇身如铁塔,手下劲道强大,让长发极为害怕。

    石头和梁天同时上前,把另外的人赶开。

    长发一见对方这么能打,也不敢造次,指着刘和平道:“你小子有种,你等着瞧!这事没算完!”

    说完狠话后,长发带着手下人扬长而去。

    庄勇也不追赶,对刘和平道:“没事吧?”

    刘和平吐出一口血水来,说道:“我没事,谢谢你们救了我。”

    庄勇带着刘和平,来到李云海面前。

    刘和平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一看到李云海,这才知道是他救了自己,说道:“李先生,谢谢你。”

    李云海问道:“你怎么和他们打起来了?”

    刘和平哭丧着脸道:“我就在这边摆了个小摊,卖东洋的二手衣服,那个长毛走过来要收我的保护费,我说我赚的钱还不够自己吃饭的,哪里还有钱给你们交保护费?一句话不对,他们就打我。”

    这香江地界,也不好混啊!摆个小摊还能被精神小伙收保护费!

    李云海道:“不行你就回内地发展吧!现在内地摆地摊不比香江差,一样能赚到钱。”

    刘和平抹了抹鼻头的血,说道:“我也想回内地了,这边待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非被他们打死不可。”

    李云海和他聊了几句,便即离开。

    吴文芳和丘淑真跟上前来,笑道:“哥,我们去跳舞!”

    这附近就有一家歌舞厅。

    李云海被她俩拉了进去。

    内地的歌舞厅,其实都是学香江这边的,但又只学了个皮毛。

    香江的歌舞厅,装修、气氛都做得很好。

    台上有个穿着吊带短裙的女歌手,烫着一头大波浪头发,正握着话筒在唱歌,一边唱一边跟着节奏摇摆身体。

    丝乐齐鸣,她摇曳摆动,轻声吟唱。

    孟浪的氛围,让台下压抑许久的人,燥动非常,跟着挥舞呐喊。

    市民百姓们,置身于声色场所,沉溺于管弦丝竹。

    李云海发现,来这里玩的,大多数并非底层百姓,而是白领阶层。

    一来消费高,二来白领更需要释放压力。

    台上的女子,长发如柳,眉清目秀,颦笑之间妙不可言。

    能请得起这样的歌手,可见这家歌舞厅生意不错,也很有魅力。

    李云海对吴文芳道:“听听人家唱的,比你唱的还好,她长得也不错,结果也没红,还在这里驻唱呢!可见唱歌这条路很辛苦的!”

    吴文芳道:“那我怎么办?你给我指条明路呗?”

    李云海笑道:“傍个大款,找个富翁!你适合当贤妻良母。”

    “啊?”吴文芳扑哧笑道,“我还小呢!不想这么快就找个老头过日子。”

    “找个青年才俊啊!”

    “哪有那么多的青年才俊?”

    这时,丘淑真拉着李云海的手笑道:“哥,我们跳舞!”

    她牵着李云海的手走进舞池。

    吴文芳慢了一步,轻哼一声,转身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叫了一瓶红酒来喝。

    灯光迷离,音乐暧昧。

    在这种场所,人人放浪形骸。

    妖媚的性感女人,嚎笑的孟浪男子。

    不大的舞池,成了情感汹涌之地。

    那些兴奋的,颓废的,心照不宣的,都一一发酵,又一一沦落。

    歌声也如梦而起。

    丘淑真高傲的胸部,在灯光下十分的晃眼。

    她还年轻,保留着纯真的面容,清纯的笑脸。

    细腻洁白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让人爱不释手。

    一曲舞罢,两人来到吴文芳身边坐下来。

    吴文芳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酒,说道:“下一曲我和哥哥跳。”

    李云海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说道:“我陪你再跳一曲,我就回家了,你们玩。”

    吴文芳和李云海走进舞池。

    “哥,你也是个年轻人,怎么活得跟个老年人似的?香江的年轻人,个个都喜欢这种场所。”

    “这里面只有两种人。”

    “男人和女人?”

    “猎人和猎物。你看,你和小豆豆一进来,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

    “那你说,我们是猎物?还是猎人?”

    “你们当然是别人眼里的猎物。年轻漂亮又好骗。”

    “那可不一定!哥,晚上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你买房子了吗?”

    “还没有,等着你送我一套大别墅呢!”

    “你可真敢想!”

    “哥,你就送我一套房子嘛!”

    “你野心太小了,怎么不让我再送你一辆车子呢?”

    “好啊!谢谢哥哥!”

    “我可没答应。无缘无故的,我为什么要送你房子车子?”

    “哥,就凭这一声哥哥!值不值?”

    “就没见过你这么涎皮赖脸的人!喊一声哥哥就要房要车?”

    “香江很流行拜干爹的,干爹都会给女儿送房送车。”

    “你以为的干爹,只是干爹吗?那只是掩人耳目的说法,方便他俩接触和来往。”

    “我知道!背地里其实就是情人嘛!”

    “原来你什么都懂!”

    “哥,我要求不高,别墅就不要了。有一套公寓房就行。车子能代步就好。”

    “不给!”

    “为什么?”

    “没道理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做?你真我当是冤大头呢?”

    “哼!小气!你都这么有钱了,还舍不得给女人花点小钱!郭婉华虽然长得漂亮,可是她都那么大的年纪了,你还能对她那么好!我这样的小姑娘,你反倒不上心!”

    “你这叫什么话?你怎么能和她比?”

    “我哪里不能和她比了?我比她年轻、漂亮、可爱,我的身材比她还要好呢!不信你看嘛!”

    人在这种氛围当中,当真是很容易迷失自我。

    李云海感觉气氛越来越暧昧了。

    这时,舞曲结束。

    李云海喝完了杯中酒,起身要离开。

    吴文芳提着包包,跟着他出来。

    李云海没辙,只得送她回到家里。

    她还住在铜锣湾那幢公寓房。

    “哥,送我上楼,我给你样东西,我拜你做干哥哥,总得送样礼物给你。”

    “什么啊?我不要。”

    “不行,你必须得要!”

    李云海失笑,跟着她上了楼。

    吴文芳关上房门,请李云海坐下,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李云海。

    李云海打开一看,原来是个精美的打火机。

    “内地用不到这种。”李云海笑道,“加油什么的特别麻烦。还是火柴好用,便宜又耐用。”

    吴文芳道:“这是我特意挑选的礼物,感谢你对我的照顾。我第一次送礼物给别人哦!你就收下吧!”

    李云海笑着收了起来,说道:“好吧!谢谢你。我得走了!我过两天就回内地了,下次再见。”

    吴文芳怔道:“你又要走啊?”

    李云海道:“香江又不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回家啊。”

    吴文芳道:“香江就没有你牵挂的人吗?”

    李云海当然不能说有,只是笑了笑。

    吴文芳吊着她的脖子,吻了他一下,说道:“现在有了吗?”

    李云海呼吸一促,说道:“小喇叭,你别这样,男人都是经不起诱惑的。”

    吴文芳翘着嘴道:“那你就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