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天堂岛有很多山洞。

    所有的房屋都是依靠山洞而建,甚至很多房屋更是直接建在山洞里。

    黑无常的房间就是整个天堂岛最豪华的山洞。

    山洞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

    里面的家具也很齐全。

    只不过,黑无常正躺在床上,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刘浪他们来到黑无常的房间时,乌涯早就到了。

    他似乎正在跟黑无常控诉什么。

    黑无常不时咳嗽两声,又低声安慰两句。

    看到刘浪跟白无常过来,黑无常连忙挣扎着要站起来。

    白无常快步来到床边,扶住黑无常:“哥,元始老大真的来了,这次肯定不会有错的。”

    “老大,老大,没想到我还能再次见到您。”黑无常就欲下床跪拜。

    刘浪赶紧按住黑无常:“你不要乱动。”

    同时,打量着黑无常。

    原本印象中黑无常两米多的块头,身上的肌肉宛如石头一般隆起。

    可现在的黑无常眼圈发黑,身材消瘦,看起来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了。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刘浪眉头一紧。

    黑无常挤出一丝微笑:“老大,小白应该跟你说过了吧?呵呵,我也没想到会被算计,只不过……”

    “你先别说话,我来看看。”刘浪示意黑无常先躺好,然后拿起对方的手腕,开始把脉。

    看着刘浪的举动,乌涯不禁撇嘴,冷哼一声道:“少在这里假惺惺了!黑大哥,我的心思你应该明白。现在这个元始突然出现,我担心他是别的海盗想要吞并我们的奸细。”

    “乌老三,你说什么呢!”白无常顿时怒目而视:“元始老大原本就是我们的老大,如果他想要天堂岛,我们都会拱手相让。而且,我相信,当初他抛弃了天庭组织,肯定事出有因,他绝对不会害我们的。”

    “都这种时候了,还在替这个小子说话啊!”乌涯不屑一顾道:“那为什么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黑大哥受伤最重的时候来到这里?黑大哥,天堂岛毕竟是我们的心血,我当年加入你们,也是因为看在你们手上功夫了得,重情重义的份上。可是,天堂岛上毕竟有上百号兄弟,上次咱们攻打亚特兰蒂斯岛损失了不少兄弟,还有很多兄弟受伤了。黑大哥,说句您不愿意听的话,如果您真有个好歹,那咱们天堂岛跟那上百号兄弟……”

    “乌涯,你究竟是什么意思?”见乌涯越说越离谱,白无常不由面红耳赤:“我哥什么伤没受过?哼,以前无论受多重的伤,都会慢慢恢复。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是吗?”乌涯嘲弄笑了笑:“我只是说万一,咱们得有所打算。黑大哥,你也应该知道,我其实一直喜欢白无常。虽然她年纪也不小了,可我根本不在乎,只要你让我们在一起,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就算是你真出了意外,我也会帮助白无常守住天堂岛,守住咱那上百号兄弟的。”

    “乌涯,你……”白无常还想说什么,外面突然跑进了一个海盗。

    对方神色古怪,见刘浪在,眼神有些迟疑。

    白无常正在气头上,瞪了对方一眼:“有什么事?”

    “白二爷,有个事情我感觉太古怪,可……”

    “说!”白无常喊道:“这里没有外人,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名海盗咽了一口唾沫,颤巍巍走上前,单膝跪地道:“刚才在元始大人的船上,我们看到了一个船舱里有几具尸体。那几具尸体的情况有些特殊,我感觉有必要向诸位老大汇报一下。”

    “尸体?”白无常眉头一紧:“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我拍了一些照片,白二爷,您瞧瞧。”那名海盗拿出一个数码相机,递到了白无常面前。

    白无常看了看照片,越看,脸色越难看。

    乌涯一把将相机抢过去,只看了两眼,立刻举起斧头架在了刘浪的脖子上:“你们看,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尸体明显死因为不正常,恐怕跟传说中那些血族有关,白无常,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无常面色复杂,求助地望向黑无常。

    黑无常示意白无常将相机拿过来。

    白无常赶紧把相机从乌涯手里抢过来,递到了黑无常手里。

    黑无常看了看里面的照片,然后将相机放在床上,望向刘浪:“老大,您没事吧?”

    刘浪这时也基本检查出了黑无常身体的问题,没有直接回答黑无常,而是拿起相机也看了看。

    看到那些尸体的模样,刘浪想起这些尸体就是死在了琉璃的房间里。

    当时因为情况紧急,刘浪没有多想。

    可看着黑白无常紧张的样子,刘浪才感觉到不对劲。

    上岛之后,葫芦跟琉璃都被安排到了其它的地方先休息了。

    现在整个山洞里就只有刘浪几人。

    刘浪举起相机冲着乌涯晃了晃:“你说咬死这些人的人是血族?”

    “少在这里装傻充愣了!”乌涯将斧头往下一压,似乎想要让刘浪跪下。

    刘浪却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