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厢之外。

    又是一大群人猛然冲来。

    他们一个个穿着练功服,脸色冷漠,浑身散发冰寒的气息,全部都是天罡境之上的武者。

    为首之人乃是一位中年男人,双目炯炯,迸射出一股凌厉且布满杀意的戾气。

    林默扫视这群人,皱着眉:“你们是南宫世家的人?”

    “你就是林默?”

    中年男人盯着林默,以他为中心,便是一股强劲真气爆发而出。

    他语气霸道且森然:“我名庄阎,奉家主之命,特此来取你狗命!”

    当男人声音响起之时。

    林默身旁的项申脸色大变,一抹畏惧从眼底一扫而过。

    庄阎!

    这个名字,寻常人会听起来感到陌生。

    但他却无比清楚,这个名字的含义,以及所代表的重量。

    八年前。

    京城有一桩灭门惨案,那是继林家之后,第二大残酷的流血事件。

    那一夜,当时京城二品大官家中,无论男女老少全部被斩下头颅,而那位二品大官更是被大卸八块,碎尸被扔在街道,受马蹄践踏。

    只因那位大官,利用权位糟蹋凶手爱妻,那位妻子不忍受此侮辱,选择跳河自尽。

    凶手一夜发狂,才做出此等惨无人道之事。

    但要知道,朝中二品大官,都有至少四五位皇道境级别强者护身,尤其那位大官更是执掌军事,家中甚至有一位天王级别存在镇守。

    可最终,依旧落个如此境地。

    事后那位天王级别强者还剩下一息尚存,临死前,说出凶手名字。

    正是庄阎!

    自此,此人也被江湖人称为‘十殿阎王’,只是八年来,此人销声匿迹,打听不到一点消息。

    不曾想,今日竟会出现在此。

    “项龙王。”

    庄阎扫视项申一眼。

    “看来你们认识?”林默淡淡道。

    “岂止认识。”项申深吸口气:“大人有所不知,此人最早便为龙神殿效力,后来加入军方。”

    说到这。

    他看向庄阎:“庄兄可否给我个面子,此事今日作罢,来日,我们再给你以及南宫家主一个解释。”

    “项龙王,南宫家主对我有收留之恩,他既然下令,我必须完成,还请你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庄阎铿锵有力道。

    显然,他执意要对林默动手。

    “好啊,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林默呵呵一笑,拍着项申肩膀:“你先让开。”

    项申犹豫一下,叹息道:“是……”

    “小子,算你还像个男人。”庄阎冷冷说道:“这样,我让你一招,免得旁人说我欺负年幼。”

    “让我一招?”

    林默只觉得好笑,淡漠道:“你确定?我若出手,你怕是只有见阎王一条路可走。”

    “所以,我倒是认为,这机会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免得说我没给你挣扎机会。”

    “毕竟我这个人一向心地善良。”

    听林默这么说,庄阎眼底闪过狠辣,嘴角透着冷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他毫不墨迹,一出手,四股不同的恐怖气息,围绕他身边,散发而出。

    这一刻。

    就连空气都直接被凝固住。

    风!

    火!

    雷!

    冰!

    四大元素类攻击,无不彰显着此人异术师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