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奈利·福吉在发表《纯血为何伟大,混血为何该死》的不当演讲时,中途突然卡壳,在民众抗议下狼狈而逃。”

    “.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宣称自己是受到了夺魂咒的控制!”

    “.魔法安全司坚持认为部长的安全工作没有出问题,并表示这是对自己工作的侮辱。

    ‘至少半天以前他(福吉)绝对没有被夺魂咒控制,我们刚刚维护了‘瀑布’,你们知道的,那玩意对夺魂咒有奇效’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魔法安全司雇员接受本报采访时这样表示。”

    “福吉时代即将谢幕,魔法部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大大的标题几乎占据了报纸的一半版面,巨大的照片里福吉沮丧憔悴的看着镜头,比起之前那个面色红润圆脸的小个子。

    他现在看起来几乎老了十几岁,但没人同情他,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立刻马上从魔法部部长的位置上滚下来。

    张潇抖了抖了报纸放在一旁,端起了边柜的红茶,轻轻的啜吸了一口。

    茶汤色泽乌润,入口醇厚,带着微微的焦苦。

    微微的往后靠了靠,天鹅绒的靠背柔软舒适,阳光透过高高的花窗洒在门厅内带着花纹的地板上,身上浆洗干净的衬衣带着一股清新的香皂芬芳。

    白色的衬衫把少年的身形衬托的匀称挺拔,丁达尔效应下的阳光的光柱在他的身上划过,半是光明半是黑暗。

    这幅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副优美的风景画,偶尔路过的小巫师也不愿意破坏这种悠然恬静的气氛,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

    张潇捧着茶,目光放空,怔怔的出神,偶尔端起茶杯微微的抿上一小口。

    距离上次的霍格莫德-教堂事件已经过去了快一周。

    那场事件改变了许多人,也改变很多事情。

    哈利变得沉默寡言,经常一个人呆呆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只不过俱乐部的训练里他几乎是在拼命。

    罗恩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好友,他只能做出一个好朋友应该做的——陪哈利一起训练,让人惊讶的是,哈利那种不要命的训练罗恩居然全程陪同了下来。

    即便他累的满头大汗,即便他平时就是一个懒散的人,可在哈利最需要他的时候。

    罗恩没有掉链子。

    赫敏学习的越发疯狂,在跟张潇讨论了之后,小女巫也果断的停掉了自己想要拿12个o的梦想,她抿着嘴,抱着厚厚的书本,明亮的眼睛里只有坚定。

    “我发现12门o并没有什么用,比起死读书,我觉得我应该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解更多我不了解的地方上——张,我不敢想象,如果当时我没有认出来妖精的格言,地牢里后果会怎么样.”

    赫敏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我推算过,纳威支撑不了多久,他会被杀死,然后是贾斯廷接着便是小巫师们。

    麦格教授他们来的已经很快了,但等他们到来时,我们也许要死上十几人!

    十几个我们的同学可能被杀死,被丢进那口可怕的坩埚”

    张潇无言以对,他并没有那种‘我还不够强,只要我够强,就能逆转一切!’的略显中二的心态。

    邓布利多够强了吧?还不是一堆遗憾?就连厄里斯魔镜上的画面都比别人丰富。

    老天师够强了吧?听老爸说以前还不是天天念着‘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求静而不得?八岐之战他不想拯救道门弟子吗?

    伏地魔够强了吧?求生而不得,求死而不愿,不伦不类,不人不鬼,千种魔药万般魔法只问一句可得长生否,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

    强,本来就是一个伪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