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铭玉府三楼卧室,灯光昏暗暧昧。

    “够……够了……”付胭被霍铭征撞到床头附近,喘着气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她不信,时间还没到,霍铭征明明说过补课一小时,床上延长一小时,这都多久了?

    一看时间,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了!

    霍铭征抽走她的手机丢回到床头柜上,拽着她的小腿将她翻过身,趴在他的身下,炙热的唇在她耳边低沉道:“我是不是没说基础时间是两个小时起步?”

    他不由分说挤开她的双腿,沉腰。

    付胭咬着下唇呜咽一声,声音都他撞得支离破碎,“奸商!”

    霍铭征低沉一笑,俯下身,吻着她战栗的背脊,渐渐往上,吻上她蝴蝶骨附近的那颗小痣。

    意乱情迷中,付胭的呻吟声颤抖了几分,霍铭征只是一笑,没有注意到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付胭眼底压抑着本能的恐惧和惊慌失措。

    她终于明白,霍渊时那一天为什么要与她十指相扣,为什么要亲吻她的蝴蝶骨和那颗小痣。

    他就是想让她在不经意间,在任何时候都可能想起他!

    在霍铭征加速中,她忽然转过头,吻住了霍铭征的唇,喘着气,“二哥,我……还要。”

    霍铭征也察觉到了付胭的疯狂和发泄,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他猜到大概是那天霍渊时给她留了什么心理阴影。

    所以他没有拆穿,只是不断地索取,满足她,整夜的和她抵死缠绵。

    两人从未有过这样炙热且疯狂,做到后面,让她在有意识和无意识中叫的都是他的名字,每一寸肌肤都沾染上独属于他霍铭征的气息。

    他强势与她十指相扣,鼻尖抵着她的鼻尖,“胭胭,我爱你。”

    付胭怔住,眼眸深处像是有烟花绽放开,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霍铭征,随着她嘴角的弯起,眼眶湿润,用力抱住他,在他耳边用法语说了一句‘我爱你’。

    霍铭征抱着付胭去浴室,给她洗干净澡,再抱着她离开三楼卧室。

    那张床是没办法睡了。

    到了二楼主卧,霍铭征的手机响了起来,付胭昏昏欲睡,听见霍铭征接起电话,叫对方舅舅。

    那应该是罗蒙特家族那边的人了。

    “铭征,你们是后天来苏黎世吗?”

    霍铭征嗯了声,“航班已经定了,后天上午出发。”

    “好,我现在人在韩国,旅行差不多结束了,也是后天回苏黎世,那我们到时候再见,对了,你表哥也会回来。”

    “表哥不继续当无国界医生了?”霍铭征把玩着付胭的手指。

    他脑海里想到那枚钻戒戴在她手上的样子。

    “他有自己的打算,我一向不干涉他。”

    克兰德又和霍铭征聊了几句。

    挂了电话,他看着趴在她胸口昏昏欲睡,还强撑着精神听八卦的样子,忍俊不禁,“想听什么?”

    “我是在听你的法语发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