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薛紫阳,他这话说出口后在场的大臣们都看着她。

    甚至宴楚歌隐隐从一直与她唱反调的几个言官眼中看到了些许幸灾乐祸的意思。

    她微眯了眼睛,“本宫回宫后尚未来得及接触朝政,怎么,南越的反馈与本宫有关?”

    薛紫阳听宴楚歌还不知南越的反馈,当即直言相告。

    “禀皇后娘娘,我朝以陛下之名义要求南越以美人万两的价格赎回南越三百八十六名细作。

    南越朝廷直言他们国库空虚,无力支付巨额赎金。

    故此,他们愿意让华裕长公主阮无眉与我朝陛下和亲,与我朝永结秦晋之好,以示南越之诚意。”

    因为早就知道南越要用和亲之事来作妖,所以宴楚歌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惊讶,只是静静地等着薛紫阳的后话。

    结果薛紫阳却闭了嘴,没再开口。

    宴楚歌不由傻眼了,“还有呢?

    南越给我们的反馈上就没再说别的吗?”

    薛紫阳一脸无辜的眨眼,“回皇后娘娘,就是这样,没有别的了。”

    “呵呵!”

    宴楚歌当场就给整笑了,“那些个细作给我大乾造成的损失何止一万?

    要一人万两的价格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如

    今不仅连这一万两银子都舍不得出,还送一个野心勃勃的老女人来跟我朝皇帝和亲?

    你们谁见过那位华裕长公主,她是镶了金了,还是能布云施雨啊,值三百八十六万白银吗?

    还点名道姓与我朝皇帝和亲?

    这是理亏的一方该有的姿态吗?”

    宴楚歌这话说出口,大臣们都沉默了。

    该说不说,南越这一招是真的挺不要脸的。

    就连平日里对宴楚歌横挑鼻子竖挑眼,怎么看她都不顺眼的那几个言官都没有挑她的错。

    凤玄冥边安抚的拍了拍宴楚歌的手背,边道:“皇后的态度,便是朕的态度。

    南越往我大乾派遣数百名细作与暗探,妄想以和亲之事遮掩过去,朕绝不能答应。

    而且,这是特卫营的将士们八百里加急送过来的,你们都好好看看吧!”

    说着话给徐林使了个眼色,后者便将早早准备好的东西呈给了薛紫阳。

    后者草草一看,便怒道:“好个南越蛮夷,果真又狡猾又恶毒!

    一边以和亲为假象搪塞我朝的要求,一边向我朝运兵?

    如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真当我大乾建国时间短,就无人可用,没有迎战之勇气了吗?”

    其他

    大臣们本来并没有对那东西太过关注的。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和亲这件事上。

    听到薛紫阳的话,才惊道:“怎么回事?”

    随即一群人挤到薛紫阳身边去看他手中的情报。

    不出意外的,看到情报所显示的内容后群臣震怒,骂的比宴楚歌还脏。

    “我就说,南越素来包藏祸心,觊觎我大乾之心从来显著,怎会主动要求和亲?

    我还当他们只是不愿出那高额赎金呢?

    若只是那般,虽然可耻了些,但也情有可原。

    可拿着和亲当幌子,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趁机对我大乾大军压境,如此小人行径,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