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喷发的活火山,位于星罗帝国西北端,毗连天斗帝国的哈根达斯王国,一旦爆发其产生的熔岩流、碎屑流等一并迸发的灾害将牵连辐射三百里区域。这还不算火山爆发后续引发的一系列动荡,会随着灾情进一步扩散。

    地裂、海啸、洪水、毒气、疾病……

    什么都有可能在这小小一处边陲之地发生。

    虽然对于玉余依来说,这些灾害什么的只要不舞到她和她在意的人面前,她其实也不会太在意。

    而且这活火山爆发的威力再怎么大,距离天斗城和星罗城都还挺远的,按理来说爆发就算由着它喷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眼下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火山爆发,以及爆发后所产生的一系列动荡,都将发生在斗罗大陆上,也即是她半身的身上。

    这么一想……

    问题超大好嘛!

    那可是她半身啊!

    她刚刚才见过的,孤零零,可怜巴巴的像个留守老人(划掉)的半身啊!

    正处于某种应激状态下的玉余依看着下方的活火山,露出了看‘死人’的眼神。

    依依:就是你准备搞我半身,嗯?

    四五天后才预备爆发的活火山,现在勉强算得上是安静。

    站立在火山口的上方下望,漏斗状的火山口,内里的熔岩湖涌动在黑红色的火山岩下,如心脏跃动一般让观者为之震撼。

    下方的火红色的熔岩顶开上面黑红色的岩石,彰显自己活着一般,浮出些许,又在接触周遭空气的片刻后,瞬间冷却为和之前被它们破开的岩石一般无二的黑红色的岩块。

    “隆隆隆——”

    和双手捂紧双耳,听见自己心跳声一般无二的声音。

    那是生命的声音。

    圆锥形的山丘在内里岩浆周围立起,曾经的爆发成为如今的防护的尖锥,边沿陡峭,仿佛天然的护卫,遏制着下一次内里熔岩的涌起爆发。

    而那些鼓动着的岩浆,也是随着内里的运动,成为了环形火山口边沿的又一层防护。

    看上去一切好似都还好。

    若不是玉余依能感知到火山内部已经再难压抑住的气焰和热量,她也会觉得这火山还能安静许久。

    “真是难办。”玉余依看着下方的活火山,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色。

    要知道她虽然是由混沌孕育而成,本源也是亲近五行的,但归根究底她还是比较偏向于土属性。

    而克制火属性的水属性,对于玉余依来说根本就是专业不对口啊……

    可若是任由其爆发伤害到斗罗大陆……

    依依坚定:“……绝对不可能。”

    “那么该好好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它了。”

    玉余依四下打量着活火山的周围,可能是靠近海的原因,这边的森林算不上茂密,最多是围在山脚和山腰的部分,靠近火山口山顶附近的植被早就干热地连颗种子都不剩。

    只有一点点积雪覆盖在上面,衬着火山口里如湖泊大小的火红色岩浆,倒也颇有一番趣味。

    一种只有艺高人胆大,且不受牵连的闲人才有空欣赏的超越生死的趣味。

    当然,玉余依并不在这个行列。

    她为着这个活火山的问题已经苦恼地秀发都要保不住了。

    符箓……?

    不行。不说需要的符纸种类比较多,现写现画时间也不一定够,而且单用符箓镇压的手段,这个活火山的问题只能镇压一时,早晚还是要爆发出来的。

    强行抑制着,到底是不如它自行喷发的好。

    术法……?

    好像还差一点。而且大型术法的施展手段多少要借助一些法器,现在手边只有曾经被斗罗解开封印的发簪,那个作用不明的发簪,可以支撑住她的魂力并对抗自然的伟力吗?

    可以尝试,但是还需要留几个后手。

    如果再辅以阵法呢?

    此处地广且少有人走动,附近也多是积雪覆盖,连一些小动物的脚印都少有的很。如果真的要在这里设下阵法,大概需要……嗯,比火山口这么大一圈还要大一点的空地用来布置阵法的阵眼。

    布置阵眼需要的东西,她这边倒是因为常用所以时常准备着,现在要用的话,也是拿出来就行。

    问题是,需要什么样的阵法?

    镇压明显不行,必须要任其自行释放并由她主导着辅以疏导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