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夜晚。

    篝火摇晃着。

    营地门口巡逻的士兵在门口来回走动着。

    忽然,其中一人抬头朝着一个方向看去时。

    一支箭矢从黑暗之中,瞬间钻了出来。

    “咻!!”

    一箭正中了面门。

    鲜血顺着覆盖了整张脸。

    下一刻。

    黑暗之中杀出来的众多的黑影。

    魏军的巡逻队,此时发出了一声大吼来,“敌袭!!”

    随着一声敌袭,还未来得及拔刀,就被直接乱刀砍死。

    冲出来的风军,是立刻将营地门口的那些障碍给全部搬开。

    营中已经有人反应了过来,文丑立刻集合起了一队人马, 想朝着外面放箭,将那些在搬动的营外障碍的人都给射翻在地。

    接着,带着人杀了出去,将营地之外的那一圈儿障碍,又给重新的搬回来。

    他知道这些人为何要搬开这些障碍,无非就是为了让后面的骑兵冲杀进来。

    他正想着时,就感觉到地面开始震动了起来。

    猛然一下子转头看向了远处黑暗时,他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下一刻。

    骑兵就如满月之弦上射出来的一支箭矢。

    来得非常快。

    轰然的一声巨响,直接就将面前的一切都给撞开了。

    冲在了最前面的还是重骑兵,那轰隆轰隆的声音,踏在每个人的耳膜之上。

    仿佛是山洪海啸一般的,就要摧毁掉一切。

    啪!

    一声闷响。

    文丑被撞飞了出去。

    他的整个脑子里面都在嗡嗡的作响。

    脑子里好像是脑浆子都在不停的跳动着,这脑子已经装不下它们,它们就想要从脑子里面跳出去。

    这一下把他给撞飞出去了数丈远,张嘴就喷出一口鲜血。

    “咳咳。”接着, 他就被喷出来的鲜血给呛住了,不停的咳嗽着。

    他已经六十岁的人,被这么撞了一下,直接是 让浑身的上下的老骨头全部都他娘的散架了。

    他想要爬起来,但身体已经使不上劲儿。

    他身上摸着摸着眼耳口鼻,七窍 都在流血。

    后面来了一个将士,一把将文丑给搀扶起来,回头看了一眼之后,背起了文丑就跑,“文将军没事儿吧?”

    “太子说了。”

    “撤,撤,撤……”

    “这营地不要了,让他们了。”

    文丑此时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要换做是他年轻的时候,他怎么可能会被撞飞的,他不仅不会被撞飞,反而还能一枪就将那人给挑了下来。

    可是他已经老了。

    人都会老的。

    看着自己渐渐的老去,其实也是一种无可奈何之事儿。

    想要去改变,但是又无力的改变。

    等到文丑被人背着从那营地之中跑出来之后。

    整个营地都已经被乱马给踏烂了。

    之前在与魏延打仗时,魏延都没把重骑兵给拿出来。

    就是一直藏着呢。

    就等着忽然一下拿出来,直接就能打魏军一个措手不及。

    这重骑兵一旦是冲起来,毁天灭地一般,仿佛是一切都会被摧毁掉。

    当然。

    重骑兵是千万不能停下来的。

    一旦停下来就坏事儿。

    重骑非常笨重,停下来就很难再动起来了。

    这也是魏延不轻易拿出重骑来的缘故。

    重骑只能是破开一切的障碍,他们不能停下,他必须得给重骑一个非常舒服的作战环境。

    有了保证前提之后,这才能拿出来的。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