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绍武看到他也十分意外,“潘爷?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潘哥哥!”

    嘉封县主也知道这位是何人,立即上前行礼撒娇委屈道,“我被这个贱人给欺负了,你和哥哥得帮我做主啊!”

    “对,她不是还差点儿嫁给您?您幸好没娶她!她可能早就跟了洛宁王,还忍不住勾搭您。”

    林绍武满脸淫邪,恨不能把叶轻悠的脊梁骨戳碎!

    若想毁掉一个女人最快的办法就是污蔑清白,这简直比凌迟的酷刑还可怕!

    潘思升冷笑两声,“哥哥?莫非你想与皇后娘娘姐妹相称了?”

    他根本不理林绍武,直接针对嘉封县主。

    嘉封县主一怔,这才想起他的辈分……但这个时候谈辈分,莫非潘思升不想帮她?

    “小舅舅。”她心怀忐忑,又连忙行了大礼。

    潘思升一步三晃,踱步到叶轻悠身边,“好好的药膳阁,就这么砸了?亏了多少银子?”

    “八千两。”

    叶轻悠与他许久未见,恍若隔世。

    想到被判死刑时,潘思升故意拖延时间的样子,哪怕叶轻悠没嫁他,心里也认这份恩情的。

    “八千两是不是太少了?”

    潘思升目光打量着遍地狼藉,“他们还污蔑你的清白,辱你的人格,至少得翻一倍吧?”

    叶轻悠愕然,这家伙是打算帮她撑腰么?

    嘉封县主仿若幻听,“什么东西翻一倍?小舅舅您说什么?”

    她完全不敢相信,潘思升居然要偏心叶轻悠?她都已经被洛宁王给抛弃了,他还想捡破烂不成?

    林绍武也愣住了,“潘爷是想让她赔我们吧?”

    “对,得让她赔,她把万寿堂的大夫都给挖走了。”嘉封县主连忙道。

    潘思升揉了揉眉间,他的确喝得有些多,此时头晕脑胀。

    “你们两个是聋子么?听不出我是让你们掏钱?”

    潘思升撑着身子,直接道,“你们若不肯赔这银子,我给万寿堂供给的药材就加钱……上次说加多少来着?一倍?行。你若不赔,那就加三倍。”

    叶轻悠连忙低头,险些笑出了声音。

    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找补上了,倒是时机挺合适的。

    林绍武顿时傻了。

    之前潘思升的确派人给他递了话,要把药材的银子提上去。

    但他并未当回事。

    反正潘思升提价,他给宫中提价就是了,里外里都是内务府的银子,他有什么可怕的?

    可现在潘思升开口要提价三倍,这可没办法向内务府再伸手了啊?!

    “小舅父您这不是故意挖坑么。”林绍武反应过来,知道此事一定与叶轻悠有关,“我知道错了,我不懂事,我保证不和你抢这个女人了,这还不行?”

    他目光审度,只纳闷这叶轻悠到底有什么不同?京城第一混世魔王都出来帮她撑腰,也没看出她有什么不同斤两啊!

    嘉封县主一脸愕然,她没想到潘思升居然力挺叶轻悠?

    “她一个被宴哥哥玩腻的贱人,怎么配得上你对她这样好?小舅父您是不是喝多了?喝多了咱们就明日再说。”

    “甭管她是不是被宇文宴抛弃,她永远是我心中挚爱。”潘思升酒劲上头,抽了腰间佩剑,“要么一万六千两拿出来赔了药膳阁,而且跪了门口磕三个头,表示再不来犯,要么我就将药材供给的价格提五倍,怎么办,你们兄妹掂量着办。”

    刺目的长剑就那么拖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