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昕将除草剂的照片放大。

    “百草枯”三个字几乎占据了整个屏幕,映在草丛中仿佛吐着信子的毒蛇,叫人不寒而栗。

    安秋秋瞬间觉得一阵恶寒。

    “能在节目上拿到百草枯,万一哪天她看谁不顺眼下到人的饮食里……”

    这算是巨大的安全事故了。

    其他嘉宾和导演脸都绿了,显然是纷纷同意安秋秋这个观点,情绪这样激动手段这样激进的人,这是要将大家一起往黄泉路上赶吗?!

    沈昕唇角扯起一抹讽刺的笑意,眸光在晴朗的日光下映出了琉璃般浅淡通透的寒光。

    她语气不紧不慢,带着沉着的稳重。

    “百草枯是除草剂里面见效最快的一种,通常药效在三个小时以内,喷洒后就会在这个时间段让杂草枯黄。”

    被她目光牢牢盯着的莫芸浑身发冷,不可抑制的开始颤抖起来,周围的监控和镜头将她的动作直接暴露在直播间内。

    她在心虚,害怕。

    原先还有人在直播间内骂沈昕咄咄逼人,可真相大白,一切都清楚了,谁都说不出话来。

    透过屏幕和网络看到莫芸那张艳丽的面孔,观众们只觉得心中发寒,无论是御姐还是甜妹都是她的伪装,真实的莫芸……

    【之前有多喜欢她,现在就有多恶心……】

    【大家看过画皮吧,我现在就觉得莫芸很像那玩意儿,故意诬陷沈昕害沈昕被村民人人喊打,她知不知道庄稼就是农民的命啊!!!】

    被揭下画皮的莫芸没了那几层精心伪装的表面,露出了腐朽发烂的内里,粉丝们如同天打雷劈,浑浑噩噩。

    沈昕对这种人起不了一点怜悯之心,摊了摊手,脸色无辜。

    “不巧,我们从外面回来,担心落下进度,所以专门找来了监控,无聊的时候顺便把以前的监控也一起看了。”

    收到莫芸求救的可怜目光,唐斐张了张嘴,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颓然的闭上了嘴,心中满怀失望,至今都觉得不可置信。

    怎么能故意毁坏沈昕的种子之后再找人来闹事呢?她明明知道这可能毁了沈昕。

    唐斐觉得不敢相信,但沈昕却是意料之中。

    毕竟有些人自私又狠毒,为了自己的利益从来不顾他人半分。

    只见沈昕缓缓看向她,锋锐的目光盯紧了莫芸,仿佛真的带着点困惑,在此时却成了最扎心的嘲讽。

    “而监控里,其他嘉宾都离开了,只有你是最后走的,完全符合除草剂见效的时间。所以……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洒除草剂的时间里,只有你一个人在那里呢?”

    答案最清楚不过。

    节目正在直播,现在闹得这么大,乌烟瘴气一团,导演气的脸色铁青,一时连这满场的凌乱都顾不上了。

    “莫芸,你到底要做什么,想把我们整个节目组都拖下水吗!”

    工作人员和在场的嘉宾们看着莫芸的目光都逐渐变了,鄙夷、难以置信、恶心、嫌弃,几乎是同时聚集在莫芸脸上。

    李贺自从看到除草剂,脸上的表情就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