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戬刚刚离开瑶池不久,正在朝着下方飞去,就见一个光头白衣男子快速接近,拦在了自己面前。

    “这位想必就是大闹天庭的杨戬了。”

    “正是杨戬,你又是何人?”

    “贫僧乃是从西天而来的一个和尚。”

    “贫僧?这是你的名字吗?还真是有些奇怪。”

    这方天地其实比较特别,与一些洪荒小说中的设定并不相同,西方佛教早就存在,佛祖和观音也是在封神之前就已经存在的,和什么多宝道人、慈航道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此时西方佛教还并未传到中原神州,即便是天庭和杨戬也并不知道西天与佛教的存在。

    “贫僧并不是一个名字,只是我的自谦而已。至于贫僧的名字,其实并不重要,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当然,贫僧也有一个为人所知的名字,金蝉子。”

    “原来你叫金蝉子,你拦住杨戬所为何事?莫非想要和我打一场?”

    “并非如此,贫僧云游至此。见天庭之中发生战斗,便想过来劝劝架。只是没想到,贫僧来的晚了一步,杨戬施主已经解决了一切。之前贫僧已经在瑶池见过玉帝和王母,他们还想请贫僧出手对付杨戬施主。

    但既然杨戬施主并不打算继续为难天庭,贫僧也就不便出手了。若是有机会,贫僧倒是想要和施主切磋一番。”

    “想要和我切磋,倒也不难。只是此刻我正准备前去治理弱水,没空陪你切磋。”

    “既是为了治理弱水,不如让平生也尽一份力。”

    “你若想来,便来吧。”

    当杨戬和金蝉子来到弱水所在的位置之时,正好看到周毅正站在一旁,而下方的天蓬元帅正和弱水缠绵。

    “周大哥,这是什么情况?”

    “天蓬元帅已经成功说服弱水了。若是天蓬元帅能够让弱水重回天河,也省得我们一番麻烦。”

    “原来如此,那我们便在此等候。若是事有变故,我们再出手拦下弱水。周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金蝉子大师。”

    “贫僧金蝉子,见过这位施主。”

    周毅上下打量了一眼金蝉子,这和尚倒是生的眉清目秀,一副好相貌。

    “原来是金蝉子大师,周毅有礼了。”

    原剧之中,杨戬就曾和金蝉子有过一次交手,双方打得旗鼓相当,难分伯仲。

    只不过,如今的杨戬经过周毅的指点,比原剧中还要强上一些,自然不是现在的金蝉子能比的。

    就在几人说话间,下方再次有两道流光划过,落在了周毅身前。

    “周大哥。”

    “大哥。”

    “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