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浔也被王兴民的这句话给感染了。

    他当初入仕的初衷,不也是为了要替黎民百姓说话嘛!

    “好,你放心,这事情,我一定会追问到底。就算是,我替你赔礼道歉了。”

    为了许婉宁的事情道歉。

    王兴民也不解释,拱拱手,走了。

    莫浔也确实不知情,也是被卫坤指使的,王兴民就算要怪,也怪不到莫浔的头上。

    很快,其他三区也都得到了莫浔下的令,将名单上的媒婆全部都捉拿归纳,凡是涉及拐卖妇女的,也全部都将女子给解救了出来。

    因为都发生在自己的身边,看到官府来抓人,周围的邻居就全部都挤过去看。

    看到那些被卖来的女子就生活在自己隔壁,可她们的生活却水深火热,有些心软的人直接给看哭了。

    太可怜了。

    这群女人,过的哪里是人过的日子啊!

    “我真的没想到,咱们周围竟然有那么多被拐卖来的媳妇的。太惨了。”

    “老牟子家的儿媳妇,就是被拐来的。我就说嘛,怎么总是能听到有姑娘在惨叫,我还问老牟子呢,他还说我耳朵不好,听错了,原来是买来的媳妇,怕人跑了把人关地窖里头啊!”

    “听说救出来的时候,连身衣裳都没有呢。”

    “她还好啊。老徐头买的那个媳妇儿,那姑娘是个疯癫的,老徐头怕她太吵惹人怀疑,他自己个把那姑娘的舌头给剪掉了一半。”

    “造孽啊。”

    “还有老孙家的,他家不是两个儿子,又穷又懒,没人愿意嫁过去吗?他就花了几十两银子买了一个姑娘,给他两个儿子当儿媳妇。”

    “两兄弟共一个儿媳妇?”

    “那还好了。听说那老孙头扒灰,趁着两个儿子不在家,也去欺负人家姑娘。现在那姑娘怀孕了,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姑娘也直接疯了。”

    “天呐,那老孙头一家子要天打雷劈哦。”

    “这么多可怜的姑娘,没拐来之前估计也是人爹娘手心里头的宝贝啊,就这么被人给糟蹋了。作孽哦。那些媒婆,真是畜生啊,枉我之前还觉得她们都是好心人啊!没想到这种肮脏的活也做啊。这不是把人家姑娘往火坑里推嘛!”

    “这个来钱快啊。做一个媒,喜钱才几十两银子,没钱的就一两银子打发了。可做这个媒,听说好姑娘一个就要好几百两,差一点的也要五十两银子,这个来钱多快啊!”

    “天呐,昧着良心赚这种钱哦。真该死!”

    “好像这媒婆犯事的事情,先是从城南那边传来,王大人铁血手腕,一下子就把这些媒婆的事儿给翻了个底朝天。”

    “那些媒婆合起伙来欺负许小姐,王大人一回来不得替她讨个公道啊,就是可惜了,本来嫁给王大人当个小妾都挺好的,好歹王大人喜欢她。现在却要嫁给一个不能人道的废物,王大人估计很难过啊!”

    王兴民可一点都不难过,反倒觉得这是个天大的好机会!

    要不是这事儿,还不知道他们两个这层窗户纸要什么时候捅破呢!

    现在好了,省去了那些环节,直接拜堂成亲了。

    这些个给许婉宁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媒婆,是他辖区里的,犯事的都被他关起来了,没犯事的,被这事儿吓得也是噤若寒蝉,连个屁都不敢放!

    事情得以完美的解决,也算是给许婉宁一个交代,给裴珩一个交代。

    “城南有七个媒婆,其中有三个涉案拐卖妇女,都已经被关了起来,她们手头上都有好几起案子。等判了之后,抄家是少不了的,家里的财产都要被收走,犯事的媒婆也要被流放,这一路几百里,现在又入了冬,能不能活着到流放地,就看她们的命硬不硬了。”

    王兴民特意到了许家,跟许婉宁把处理的结果说了。

    “那些没犯事的媒婆,倒是没受到什么惩处。”王兴民很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