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大山兴奋地说道,“可不止那么多,是七千六百八十块!给你单据,明天凭单据去厂财务室领钱。”

    递出单据。

    楚漩没有接,“已经全权交给你负责,明天你去领。”

    “好!对了,小漩,今天就属咱们的渔货最值钱。大家都在议论你的海运好,有的还想跟咱们的渔船合伙拖网呢。不过被我婉拒了,毕竟咱们不是天天出海。”

    “我和沐辰泽已经离婚的事,你说了吗?”

    “说了,我给你海运好找的理由是爱情不顺事业顺,大家知道你目前单身,都想帮你说对象呢!”

    “你对外就说我不能生孩子,不打算在找。”

    “小漩,你可不能这么诋毁自己,你身体好着呢!可不能……”

    “楚大爷,不瞒你说,我希望抓到高振邦后,哪天辰泽恢复记忆,到时候过来找我复婚。咱们去厂食堂吃饭,请你吃红烧肉和水饺。”

    说话间,锁上房门。

    楚大山惊得瞪大眼睛,跟在楚漩身后,没敢说万一沐辰泽一辈子没有恢复记忆怎么办。

    不说扫兴的话。

    他俩到厂食堂后,点了红烧肉,清蒸大黄鱼,蔬菜汤和水饺。

    吃饭期间,楚漩听到工人们的窃窃私语。

    “听说楚老板今天的渔货卖了将近八千块。”

    “没想到楚老板离婚了。”

    “这么好的女人怎么会不能生孩子呢?”

    “真是太可惜了。”

    “离婚的女人以后不得受欺负吗?”

    “谁敢欺负她啊?她有背景得很,不然能投资咱们厂?能把产品卖到国外?”

    楚漩听到后,一脸坦然。

    继续吃饭。

    楚大山见她神色如常,便没有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