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朱棣一次又一次地坑他,一次又一次地给他画饼。

    而且,坑完他之后,更是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这让朱高煦非常的不爽,更多的却是无奈,谁让朱棣是他老子,而他这个老子还是大明的天子,至高无上的皇帝呢?

    他能有什么办法?

    只能忍着呗!

    想要给自己出一口气,根本就不可能。

    除非是他朱高煦能够做皇帝。

    但想要从朱棣手中,将这个皇位给夺走,他的希望非常的渺茫,朱棣在大明文武百官之中的威望,非常之高,仅次于老朱。

    只要老朱棣还在,那他便没有篡位的机会。

    就算老朱棣死了,面对朱胖胖,他也没多少机会。

    尤其是现在这个情况下。

    他朱高煦想要当皇帝,几乎是不可能了。

    那怎么给自己出一口恶气呢?

    这不,机会来了。

    只要把朱允炆,朱允熥,朱允熙这几人的结局告诉朱标还有老朱,看老朱棣怎么给他们解释。

    一番寒暄之后,朱标打量着眼前身穿龙袍的老朱棣,随即说道:“老四,真看不出来,虽然你的年纪稍微有一点大了。”

    “但穿上龙袍之后的样子,还是挺威风的嘛?”

    “不错,不错,不愧是我弟弟。”

    “你和小五都是好样的。”

    “咳咳!”

    老朱棣微微咳嗽了一声,随即说道:“哪里,哪里,比起大哥你来,我还稍微差一点,要是大哥你能够穿上龙袍的话,肯定会比我更威风了。”

    “我啊!算了吧!”

    “哎!”

    说到这里,朱标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你大哥我虽有太子的命,但终归没有当皇帝的命啊!或许这就是命数吧!”

    “在我现在的这个时空中,有比我厉害千倍,万倍的小五。”

    “在你这个时空中,我还未有登上皇位就英年早逝了。”

    “对于皇位这件事情,我已经看淡了,只要这天下还是我们老朱家的,只要做皇帝的是我弟弟,只要这天下能变得更好,那我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老四!”

    朱标稍微停顿了一下,随即说道:“你的事情,我也已经听小五说过了,对于你造反这件事情,大哥也不怪你。”

    “这一切,要怪就怪朱允炆这个兔崽子吧!”

    “要不是他这般对待自己的叔叔,将你们给逼上了绝路,你也不至于会做出造反这样的事情,这一切都情有可原的。”

    “真……真的嘛!”

    “大哥,对于这件事情,你……你不怪我。”朱棣弱弱地问道

    “嗯!”

    朱标拍了拍老朱棣的肩膀,说道:“你又不是主动要造反的,这一切,都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而且,你能够凭借着这么一点兵力,就造反成功,你在位期间所干的这些事情,无一不再说,你更适合做这个皇帝。”

    “既然如此,我为何还要怪你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大伯!”

    就在这个时候,朱高煦忽然说道:“您高兴的似乎有一点太早了,您可知道我们家里老头子,在登基之后,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吗?”

    “咯噔!”

    在听到朱高煦这话,尤其是在看到朱高煦眼神中那一道狡黠时。

    老朱棣顿时慌了!

    他立马就猜出来,朱高煦这个小王八蛋要说些什么了,这要是让他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他还有何颜面面对大哥朱标呢?

    搞不好,亲兄弟就要反目成仇了。

    在这种情况下,老朱是肯定要站在朱标这一边的。

    一个不小心,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了。

    这个小王八蛋,竟然在这里等着自己。

    这下可咋整呢?

    老朱棣心中顿时那叫一个急啊!早知道就不应该让这两个小王八蛋来这里见老朱的,这下完犊子了。

    对了!还有小五啊!

    说到这里,老朱棣连忙给朱肃使眼神。

    小五,救我啊!

    现在这个情况下,只有你才能救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