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马车内。

    许时芸怀孕三个多月,如今腹部隐隐能看出几分凸起。

    但她本就偏瘦,看起来并不明显罢了。

    且这一胎怀相极好,能吃能喝,甚至健步如飞。

    此刻,马车快而平稳的往南都赶去。

    中午,她昏昏欲睡的蜷缩着身子在软垫上小憩。

    登枝正给陆朝朝纳鞋底,见夫人眼皮发沉,便道:“冬日里难得出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适合睡觉。夫人您先睡会儿,今儿只怕夜里才能回南都。”

    陛下赶着要娶新后,她们得立马赶回去。

    许氏点了点头,便闭着眸子歇息。

    刚入睡,她便听得耳边又出现那道若有若无哭声。

    许氏揉了揉眼睛,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只听得一道少年委屈的声音哭诉道:“呜呜呜呜,上次熬的老鳖汤没有我的。这次也没有我的……”

    “大家都有,就我没有……”

    许时芸脑瓜子嗡嗡的,满脑子都是哭声。

    原本阳光明媚的天,转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阳光被乌云遮挡,豆大的雨滴便落下来。

    “这该死的鬼天气,方才还艳阳高照,扭头就下大雨!!”谢靖西怒斥一声。

    谢玉舟从马车内露出个脑袋:“老天爷受委屈,掉眼泪了呗……”

    登枝瞧见夫人眉头紧皱,似是做了噩梦。

    便轻声将她唤醒:“夫人,夫人,您醒一醒……”她轻轻推着许时芸肩膀,许时芸睁开眼眸,瞧见马车内已经点起灯,还有一丝怔忪。

    “夫人,您做噩梦了么?奴婢听得您一直在呓语。说什么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许时芸是情绪极其稳定的人,此刻脸上不由露出痛苦面具。

    她抬手捂住耳朵,仿佛还有幻听。

    “大抵,是做梦了吧?”

    梦中的声音,有几分耳熟。

    “我睡了多久?快到南都了?”许氏见天色暗沉,以为已经天黑。

    登枝噗嗤笑出声:“您才睡小半个时辰,入睡不久,便电闪雷鸣下起大雨。这雨来的蹊跷,毫无征兆。”

    “哎,只怕要暴雨中赶路了。”

    许氏眼底闪过一丝迷茫。

    上次,少年入梦哭泣,连下三天大雨。

    这次,又梦到少年哭诉,又下大雨?

    是巧合吗?

    陆朝朝在许氏后面的马车,听得外面传来滴答滴答的大雨。她咬着牙问:“你是哭包变的吗?你给我下来!”

    “你下不下来?”

    “我数到三,你若是不下来,就永远不要下来!”

    “一……”

    一字刚出口,少年便穿着一身绿衣,盘着腿背对着她出现在马车中。

    陆朝朝还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又哭啦?”陆朝朝轻轻戳了戳他的手臂。

    “我也想尝尝!”少年声音闷闷的。

    陆朝朝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以为我故意不给你吃啊?”陆朝朝小心翼翼的问道。

    陆朝朝挠了挠头,小揪揪软趴趴的倒在两边。

    “你是天道,本就受三界欲望影响,差点崩塌。再沾惹凡间烟火……”

    “对你不好。”

    陆朝朝双手捧着脸颊,胳膊杵在小桌子上。

    “是我拖累你了,我还一直不曾道谢,谢谢你救我。”她声音软软糯糯的。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