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郁闷这人倒打一耙的本事,但林晚意却更想知道,忘忧大师带回来的结果。

    毕竟那个梦,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不弄清楚,林晚意会一直耿耿于怀。

    让瑶光她们把小珩带了下去,不一会儿帝后来到了一间偏厅,许久不见的忘忧大师,已经坐在那喝茶了。

    见到帝后,忘忧大师恭敬地行李,“见过陛下,见过皇后娘娘。”

    林晚意赶紧道:“大师,你可找到了你师父的手札?”

    “找到了。”忘忧大师,双手合十,认真道:“通过上次娘娘阐述的梦境情形,再结合我师父的手札,那极有可能是一场道法布施。”

    林晚意好奇道:“是何种道法?”

    “涅槃重生,逆天改命,善哉善哉。”

    林晚意听后,猛然踉跄了一下,宴辞眼疾手快,伸出双手,立刻扶住了她。

    宴辞眯着眼,“忘忧,你别讲那些废话,就把你知道的,都讲出来。”

    “是,陛下。涅槃重生咒,其实分两种,一种是为己求,另外一种是为其他人求。为己求者,他可以指定消耗一个人的寿数。而倘若是为他人求,那么消耗的是自己的寿数。”

    林晚意听着听着,心跳得极快,她下意识地看向了宴辞。

    宴辞黝深漆黑的眸子,正好与她相对。

    宴辞握着她的手,转过头去继续问忘忧,“消耗多少寿数?会不会对涅槃者有什么影响?”

    林晚意感觉自己掌心都是冷汗,但更多的是震惊!

    都到了这个时候,宴辞在乎的是涅槃者,根本不在乎为别人求的那个人,要影响多少寿数吗?

    林晚意直接道:“大师,你先说,会对所求者影响多少寿数?”

    忘忧大师看了看宴辞,最后发现对方点点头,就立刻先回答了林晚意的问题。

    忘忧:“这种逆天改命之法,反噬极大,而且,不只是折损当年的寿数,而是,三世。”

    林晚意:“……”

    三世?

    宴辞你是不是傻子啊!

    也就是说,第一世求了的话,倘若法成,那么他会连续三世都短命!

    这边林晚意眼圈泛红,整个人好像破碎了似的,宴辞看得十分心疼,他开口道:“其他事情,忘忧你以后再说。”

    婠婠的情况不对,他得好好安抚安抚她。

    林晚意却摇了摇头,她继续问道:“大师,这种道法,有破解之法吗?”

    忘忧疑惑地看了看他们,“为何要问破解之法,难道你们已经开始做了?不应该啊,这件事我应该没有教过你们,娘娘,你之前只说那是……难道,那梦境是上一世的事情?”

    林晚意半垂眼,睫毛轻颤,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道:“我担心,是上一世的事情。”

    “也是,您也不会莫名其妙做这种梦,也许是上一世的事情,也许是这一世,也许是来生,都有可能。”忘忧看了看宴辞,他感慨道:“可我看陛下身体康健,不像是短命的模样,许是未来要发生的事情?”

    这句话让林晚意如何接?

    她握紧了拳头,“如果真的发生了,有没有办法解开?”

    “我师父手札上倒是记载了,也就是之前提过的那种,借用他人寿数,来让自己重生之人,只要让对方主动说出,我是重生之人,在那个瞬间,取了他的鲜血服下即可。”

    那人借了别人的寿数,自然就可以补足之前的亏损寿数。

    只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