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娇娇医妃嫁到,禁欲王爷不禁撩 > 第282章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秦野生在浴间等了半晌,听到脚步声传来,从浴桶中扭头,没看到他的妻子,进来的人竟然是一个小婢女。

    那小婢女满脸通红,不敢偷看家主子,只低着头,唯唯诺诺说,“奴婢……奴婢帮您。”

    秦野生的脸色顿时变得不怎么好看起来。

    “出去。”

    小婢女脸色煞白,连忙躬身,头也不敢回的离开了浴间。

    正在看书的柳白薇抽空撇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等秦野生脸色不太好的出来时,看到的就是柳白薇坐在窗边看书的模样。

    走近她,秦野生问她,“为何让一个婢女进浴间?”

    “你不是需要服侍么?”柳白薇目不转睛,一边看书一边回答,“我抽不开身,府中那么多婢女,不能只让她们吃白饭吧。”

    秦野生黑了黑脸,“我不必她们帮我。”

    闻言,柳白薇的视线离开书上,思考片刻,颔首,“那以后让你身边伺候的小厮来。”

    秦野生被她的话给气得不轻。

    他转身去了书房。

    柳白薇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今儿他才骂了她,说让她这个时刻准备抽离的人不要多管他的事,晚上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想着让她进浴间伺候他。

    这种既要又要的,想的怎么就那么美呢?

    柳白薇才不管他,又看了三页书,便去睡觉了。

    深夜秦野生回来,就看到柳白薇侧躺在床内靠墙的一侧,背对着他,也不知熟睡了没有。

    盯着柳白薇的背影许久,秦野生眼皮往下压,半眯了眯。

    最终,他什么都没说,也躺在了那儿。

    夫妻二人,一个背侧,一个正躺,谁也没睡着,谁也没说话。

    接连几日过去,秦野生在御史台办了一件牵涉极广,甚至牵连某位侯爷一双子女被卖的大案,不少官员都被牵扯其中,整个官场因秦野生风声鹤唳,更有不少人对他恨之入骨,恨不能处置后快。

    但又有不少重臣对他相当看好,弹劾秦野生处置严厉的折子都被压了下去。

    秦野生在朝中风头无两,可他却一点都感受不到权势带给他的优越。

    他越是被人看重,秦野生就越是感觉到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前一秒的恭维,下一刻好似就能变成将他推入万丈深渊的手。

    他回到家中,同样感受到了古怪。

    柳白薇并没有再提过朱夫人的事情,对他的照顾与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他就是感觉不对劲。

    刚刚成婚那会儿,柳白薇总会时不时的看向他,被他瞧见,便快速移开目光,小巧可爱的耳朵会泛起浅浅的红晕。

    还会与他钻在一个书房里,他看公文,柳白薇就会坐在窗户旁,要么写诗,要么看书作画,时不时拿过去给他看。

    柳白薇是京城有名的才女,会作诗,会些策论,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一手丹青更是绝妙。

    秦野生也会不吝言语的夸赞她。

    这是他们在家时常有的相处方式。

    但现在,她仍旧遵循自己的习惯,看书,作画,写文章,弹琴吹笛。

    也会和尚三娘尚四娘,虞昭一起登山访友。

    可唯一变的是,她不再将自己的作品拿给他看,也不再时不时的偷看他。

    有时,他明明就在柳白薇的面前,柳白薇甚至都不会抬头看他一眼。

    这种变化让秦野生感觉自己在柳白薇面前变成了透明的空气。

    下午。

    秦野生下了衙,他回到自家所在的坊间。

    偶然看到萧承安骑着马,和一辆马车停在家门口。

    柳白薇从车上下来,站定后笑靥如花的对虞昭说了些什么,虞昭将她的女儿抱在怀里,拉着她的小手冲柳白薇摆了摆。

    柳白薇更高兴了,走过去摸摸她的脸颊,这才示意她们离开。

    秦野生远远看着柳白薇的笑,恍惚间,才记起来,柳白薇在成亲后的那两个月里,常常对他这么笑,甜蜜又漂亮,美的不可方物。

    秦野生加快脚步,走向柳白薇。

    还未进门的柳白薇看到他,唇角的笑容落下,只浅浅勾起了唇角,冲他轻轻行了一礼,“夫君回来了。”

    那笑容,从容大方,挑不出一点毛病。

    却平白让秦野生慌乱,心乱如麻。

    忍住心中的不适,秦野生走向柳白薇。

    “今日去了哪?”

    柳白薇没有隐瞒,说道,“和昭昭她们去了九曲庭。”

    今儿九曲庭太子办了曲水流觞,太子妃自然也组织了人去,柳白薇得了请帖,也跟着昭昭一起过去。

    秦野生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没再继续问。

    二人一路沉默往家门内走去。

    路上,柳白薇想起了什么,扭头对秦野生说道,“对了,我今儿在外面已经吃过饭了,你看看想吃什么,让厨娘弄些吧。”

    这会儿的太阳不刺眼,却还是热的,柳白薇扇了扇缂丝做的团扇,一节藕臂白的发光。

    看着那节明晃晃的白,秦野生沉闷的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天色渐暗,柳白薇洗了澡,懒懒躺在床榻上一旁放了冰,婢女摇着扇子丝丝凉意很快就吹散了夏热,惬意得让柳白薇产生了睡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柳白薇迷迷糊糊的感受到一道热意传来。

    自背后环抱住她,炽热滚烫的吻落在后脖颈。

    柳白薇唔了一声,扭头看去,没来得及说话,亲吻就落在她的唇上。

    不多时,柳白薇清醒了过来,天色太暗,她看不到秦野生的表情,只能隐约探查到他的眼神,如鹰隼般,盯着自己。

    柳白薇本打算拒绝他。

    可又仔细一想,她和秦野生在这件事上算是合契的,与他欢好又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再怎么样他也是自己名义上的丈夫。

    夫妻敦伦,为什么不呢?

    柳白薇放弃了拒绝他的想法,享受起他主动的挑弄。

    被秦野生主动交织的两条藤蔓,最后本该抱合在一起,可现在,只有秦野生,他迫切的,将她紧缠。

    这一夜他很累,叫了四次水,可秦野生却莫名高兴。

    她情浓时,还是会喊他夫君。

    一切都没有太多变化。

    ……

    买卖童男童女的案子足足办了两个月,才彻底结束,秦野生被记了大功,今年的政评必然能得优的。

    秦野生又得了赏赐,皇帝给他换了新的宅邸,位于万年县的府邸,比现在住的地方要大上一倍。

    秦野生让府里的人收拾东西搬家。

    回去找柳白薇时,就见她正在吩咐管家理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