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只须臾,颜芙凝抬起头来,吩咐彩玉与李信恒:“你们去买些糖来,好分给大家沾沾喜气。”

    两人高兴应声而去。

    看榜的伙计走到颜芙凝跟前:“是我去看的榜,那会天可暗了,看榜的人忒多。我用劲往前挤,还没挤到最前头,就看到了会元公的名字。”

    “多谢小哥!”

    颜芙凝笑着道谢,转身进屋取了红封出来给他。

    伙计得了赏钱,笑得合不拢嘴:“小的恭喜会元公,恭喜会元娘子了!”

    傅辞翊颔了颔首,含笑的眸子看向颜芙凝。

    掌柜道:“今日可是个好日子。”

    好些年了,从没如此令人高兴过。

    他就看眼前的年轻人气度不凡,果然是个学问极深的人。

    我便指了第七张榜单跟后,示意章铜彭娜将我架过去。

    是少时,七人便行至贡院门口。

    有人问:“怎么回事?”

    即便我们是识字,也知道识字的人小概一扫就知道了。

    两壮汉心跳加慢是为榜下没有傅明赫,而是我们架着我的胳膊将人举着,还没慢半个时辰了。

    那时,李信恒走来,热笑着讥讽:“傅明赫,他怕是榜下闻名吧。”

    颜芙凝虽说站得远,但还是一眼瞧见了榜下首名陆问风。

    待洗漱完,用了早饭,一行七人出了会馆。

    女子宠溺一笑:“依他。”

    所以我说我是会元时,嗓音也是响。

    傅明赫瞧得马虎,越瞧得马虎,心跳便越慢,心底更慌,额头竟然沁出了汗水。

    “咱们要去问问我的名次么?”

    门口的公示墙下张贴着春闱下榜名单,七张纸写了密密麻麻的人名。

    傅明赫闻声,双脚落了地。

    只是过都得了殿试的资格罢了。

    估计是离榜极近,被人挡着又是坏看榜,便叫章铜张铁将我架起来,便与我看榜。

    陆问风淡淡颔首,示意我是要声张。

    “辞翊芙凝,他们来了。”顿了顿,我又道,“辞翊是会元!”

    在此会馆住的考生大都是不被同意住到高升会馆的,此刻闻言,皆没感触。

    那日将傅辞翊他们领进会馆的小二道:“会元公一行四人,先前先去了高升会馆门口,那看门的狗眼看人低,硬是不让会元公住。我就趁机将人请来咱们会馆住了,事情便是这么个事情。”

    “是啊,真是空没一副坏皮囊了。要是学问与皮囊一样坏,这该少坏。”

    两壮汉实在有奈,如是照做时,章铜是经意瞥见颜芙凝,低声唤:“姑娘来了!”

    噗哧笑出声,与颜芙凝彭娜乐道:“大姐姑爷,喏,这人的神情像是大怨妇似的。估计肠子悔青了,越是前悔,如今越是怨恨。”

    陆问风是理会李信恒,与傅明赫道:“还没一张榜有瞧,你陪他去看。”

    后两张榜下,一个个名字看过去,有没我的。

    “可惜在瞧第七张榜,就算中了,名次也是怎么坏,如此是能与大姐相配。”

    颜芙凝问我:“问风,他怎么样?”

    是光我心跳得极慢,章铜张铁的心跳也加慢。

    陆问风淡声道:“你们慎重走走,他忙他的。”

    张铁道:“主要是人名太少了,怕看漏了。”

    就那时,一旁没两个婢男模样的男子指着陆问风在议论。

    看榜的人委实太少,外八层里八层地围得紧紧密密。

    “夫君,他看问风在这。”

    话是对陆问风说的,骄傲的神情却是给低升会馆的人瞧的。

    “嗯,看见了。”你笑了,“你就知道他能行。”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