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庄先生的话说完,李诺一低头想了下,觉得很有道理。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既要又要的好事,舍不得孩子,肯定套不到狼。

    见他低下头思考,庄先生试探地问道:

    “你的成本是不是很高,无法再降下来了?”

    李诺一摇了摇头,刚才的话让他发现,自己在商业策略上的思考显得有些幼稚。

    现在仔细想想,原来那些国外品牌进入国内,很多都是以低于成本价杀死国内的同行,等到垄断了市场后,再出新花样高价收割。

    这些新花样要么是重新出个新的牌子,要么是出个新的品类,告诉消费者又增加了什么功能。

    实际上东西还是那个东西,只不过镰刀已经磨锋利了。

    “先生,你不用担心我的成本,这样,我在这方面不是很精通,我全权委托给您来操作,目的很简单,就是遏制住欧美在这个领域的前进脚步

    至于卖多少钱合适,您说了算,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

    李诺一说完,庄先生又一次站了起来,今天他失态的次数有些多,但是谁让李诺一不断地丢王炸呢。

    这次换了他在屋子里转圈了,转了几个圈后,他转身问道:

    “你能保证持续不断地供货吗?”

    “能!”

    李诺一毫不迟疑地回答。

    “好!这个任务我接了,想不到啊,如此光宗耀祖、惊天动地的事情,会落在我庄某人的头上。”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坐了回去,李诺一瞬间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豪情万丈。

    “先生,这件事情,对您来说,有危险吗?”

    “哈哈哈!危险,你们在前线面对枪林弹雨都不怕,我怕什么危险,你别担心,我会谨慎处置的。”

    看着脸上毫无惧色的庄先生,李诺一仿佛看到了战壕里的战士在大声说:

    “班长!让我上,我保证端了敌人的火力点!”

    虽千万人,吾往矣!千军万马在前,我也敢单枪匹马出列,刺穿他们的军阵!

    “佩服!先生大义!您放心,货源这边,我一定不会拖后腿的,另外,这次我还带了一些药品来,一并交给您,您全权处置吧。

    至于卖回来的钱,如果需要打广告和付渠道费用的话,你们自行留下处理就行,其它的,和上面直接交接。”

    “明白了,账目我会亲自把关的,回去后,我写个详细的计划出来,到时候发给小哥你过目。”

    庄先生的语气已经变了,不再是商人的语气,而更像是同辈朋友间商量的口吻。

    “好,您预计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

    李诺一也没客气,庄先生给他的印象很好,他也就抛开了那些俗套。

    “我初步判断,不用一年的时间,就能达到你的目标,具体还要看实际操作,我的方案就按照一年来计划。”

    “前期估计需要您垫些资金,不会有压力吧?”

    “不会,区区推广费用,对我来说还不值一提。”

    “太好了,那这样我就没什么担心的了,我们那边的事情多,今天我将货准备好后,明天一早就赶回去了,剩下的全拜托您了。”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