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我还给她起了一个名字,叫葳蕤,好听吗?”

    姜婼琬看着蓝霂的眼睛,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表情。

    蓝霂倾身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好听,真好听。这么好的名字你应该留着给我们以后的女儿用的。”

    姜婼琬哼了一声:“万一我生的不是女儿呢,好听的名字千千万,少一个不算少。”

    “是是是,你生的,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会很喜欢的。”蓝霂随后又说:“其实我们现在不用着急生,两个人的日子过得也挺好的。”

    “嗯?你不着急要孩子?”

    蓝霂摇头且真诚地说:“不着急啊。我着什么急啊。万一有了孩子,你全身心都放在孩子身上,那我怎么办?”

    “啊?!”姜婼琬看着蓝霂,忍不住就想笑,这男人怎么那么可爱啊:“你这是在跟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孩子吃醋计较吗?”

    蓝霂哼了一声:“我这是防患于未然。我们中间多个人干嘛,就我们两个多好。”

    姜婼琬觉得他这态度很有问题啊,试探地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小孩子啊?”

    “没有啊,我没有不喜欢小孩子。”

    “那你干嘛排斥我生孩子?”

    蓝霂抓起她的手,看着她,很是真诚地说:“我不排斥你生孩子,我是怕万一你有了孩子就不要我了,那还不如没有孩子,就我们两个。”

    姜婼琬呸了一声:“你这意思是你还喜欢我的时候最好就跟我腻腻歪歪,哪一天,你决定要孩子了,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已经腻烦我了,所以送我个孩子打发我?”

    “天地良心啊,我可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也不允许你这么想我!”蓝霂觉得自己很冤枉啊,他不过是只想要跟妻子两个人过两人世界而已,怎么就偏到没边了啊?

    姜婼琬正想再说什么,七七进来站在门口朝里面行了一礼道:“王爷,郡主,已经摆好饭了,请您们移步。”

    蓝霂站起来,拉着姜婼琬也起来:“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先去吃饭。这个问题不用说,等哪天你想要孩子,我坚决配合,好不好?”

    瞪了他一眼,姜婼琬哼了一声,狗男人,自己还想着要个既像他又像她的孩子呢,结果这家伙竟然根本就没想过要。

    太离谱了,不会是这家伙不会生吧?!

    正准备抬脚跨出门槛的蓝霂差点就摔一跤,什么情况,为什么琬琬会怀疑他生不出孩子?!

    他到底多能干,她自己不知道吗?

    是不是最近在船上疼惜她,不曾碰她,让她不满了?!

    这女人真是的,她在船上天天做噩梦,要不然就是吃什么吐什么,人精神那么不好,竟然还想着那个事啊。

    早说啊,他还能不满足她吗?

    姜婼琬是真不知道自己身后的男人想法变得越来越奇怪。

    这就导致用完午膳,简单休息消食之后,蓝霂就带着她回房,说是要一起午睡一下。

    这一睡真是直接就差点让姜婼琬断了腰,嗓子更是要叫哑了。

    死男人,干什么不好,非要白日宣淫,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