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将这方洞天内部探查一圈后,尽管并无太多收获,但陈牧对于洞天的理解却提升了许多,过去对于虚空的一片费解,如今也隐约间捕捉到了一丝痕迹。

    “这洞天虽存在于地渊之中,但却属于独立的空间,因此不受地渊的影响,但同样也和大宣世界隔断,天地之力极其稀薄,甚至缺损乾天坤地之相。”

    陈牧立足于一方浮空悬石之上,目光瞭望四方,细细感知并若有所思。

    相比起大宣山河以及地渊来说,这方洞天的确是十分‘残缺’,不仅内部几乎没多少可调动驾驭的天地之力,并且很多天地本质都缺损,譬如最关键的乾天坤地。

    因为没有乾天坤地,所以这里也就不存在天和地,甚至在陈牧的感知中,风雷也是不存在的,仅仅只存在山泽水火等寥寥几相。

    也因此。

    这方洞天并不能形成完整的天地循环。

    陈牧不知道像大宣山河这样,具备完整乾坤天地的世界,是否也存在‘寿命’这种概念,但显然这个洞天,是存在寿命的。

    因为在这方洞天的虚空边缘,能看到无数蔓延交织的细微白色裂痕,这些都是虚空龟裂的景象,并且这些裂痕还在缓慢的向内部扩展。

    也就是说。

    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裂痕会纵横交错并且完全相连,形成真正的空间裂隙,直至令这处洞天彻底崩塌,也就意味着其走到了损毁的尽头。

    “世界必然是多层次的。”

    陈牧在与古魔、天魔的多次交手中,就已隐约有所猜测,而今进入这一方小型洞天后,感知着其与外界天地的不同,心中则更明确了这一概念。

    既然存在这种小型的洞天世界,那必然也有更大的,甚至巨大到堪比大宣山河的。

    截然迥异的世界,也就有可能存在截然不同的天地本质,像古魔一族,其掌握的力量本质,就明显不在乾坤之内,是不属于天地八相的一种。

    只是。

    即使知晓这一点,陈牧对于天地的神秘面纱,也仅仅只是揭开了一角。

    哪怕知晓古魔一族必然来自另一方天地,但其可能性也极多,或许这一族曾经存在于一个‘大型洞天’内,由于这方洞天经历无穷岁月变迁最终崩毁,而致使这一族坠落到了大宣世界之中,这一点隐约是有佐证的,因为古魔一族在上古时期,似也是突然出现。

    但还有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古魔一族,来自于一个比大宣世界更加巨大,更加‘完整’的浩瀚世界,具备更繁多的天地本质,相比起来,大宣才是那个‘洞天’。

    只是这种猜测暂时没有实证。

    因为就是以陈牧如今的身份地位,他所能了解到的信息,也仍然仅限于大宣之内,没听说过任何关于‘大宣之外’的事情。

    他曾问过秦梦君,秦梦君对此也是一无所知的,而秦梦君必然曾问过尹恒,尹恒纵横天下百年,对此一样不知道……或者说,在许多换血境人物看来,这方大宣山河就是宇内的中心,哪怕真的存在其他世界,也不过都是依附于大宣而存在的‘洞天’。

    这也很正常。

    生在这個世界,不曾见过其他的景象,自然会认为这里就是一切的中心。

    只有陈牧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他知晓天地之浩瀚,也知晓自身之渺小,他知晓大宣九十九州山河是何等的广袤,但他也知道这样庞大的世界,或许也是沧海一粟。

    不过这些杂念都只是在陈牧心中一闪而过,对如今的他来说去探究这些暂时也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他所修行的武道,都还不曾踏入最后一个境界,还尚未抵达尽头。

    收敛思绪后。

    陈牧沿着原路返回。

    他一步步退出了这方小型洞天,并细致感知着自身所处的方位,很快就再一次感受到了地渊的气息与压迫,并且越往外则越是强烈。

    直至他从石脉中的那条通道中退出来后,地渊的气息和压迫终于再无阻隔。

    “果然这整个石脉……不,这石脉当中浑然一体的天地之力,就是承载那一方洞天的本质么,难怪这处环境如此诡异,那么多杂乱矿脉堆砌在一起,受到地渊的挤压都不能压实成一块,内外平衡倒是相辅相成。”

    陈牧将一只手搭在石脉上,再次感知起整个石脉的状况。

    石脉中酝酿的地脉之力,承载住了那一方洞天的存在,而也正是因这一方洞天的存在,抗住了来自外界地渊的挤压,让这方石脉能够维持当前的样貌。

    这是一种平衡。

    陈牧如今很想将传说中那件乾坤壶拿到手里,倒不是想要得到,而是想要研究一下那乾坤壶是如何达成内外平衡的,倘若能加以参考,或许他也能有些明确的思路。

    “难怪会有那副地图了。”

    陈牧盯着眼前的石脉揉了揉眉心。

    纵然是冯弘升、石振永等人在这里,遇到这么一个地方,明知道若能利用起来将会是一件至宝,但却又没办法利用,多半最后也只能弄一副地图记录下来,然后离去。

    不过。

    虽是对于如何弄出一件洞天灵宝一头雾水,但陈牧却并不打算放弃,而是绕着石脉继续研究探查起来。

    当初留下那副地图的人,或许只是一位宗师,其对于这方石脉那的确是毫无办法,但陈牧却是不同,如今的他虽也是宗师,但他却具备媲美换血境的力量,更兼修乾坤八相。

    就算再不济……

    他至少能毁了这方石脉!

    这方石脉是依赖内部地脉之力与洞天的平衡而存在,以他如今的力量,要破坏其平衡也并没那么难,到时候其自然就会崩溃。

    冰州地渊一旦封闭,距离下次再开启就至少又是百多年后,陈牧自不会空放着宝山不取留待以后,总之要是最后找不到方法,那他就要做一些极端的手段了。

    就算一无所获,让这方石脉和洞天彻底崩毁,那他能够近距离目睹一方洞天世界的崩塌,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也必然能带来一番不同寻常的感悟。

    就这样。

    陈牧绕着石脉上上下下详细的探查了一圈,最终探明的结果是,石脉仅有那一个洞穴入口,通往其内部的洞天世界,其余方位皆没有入口。

    并且即使是从其他方向强行凿开一条裂隙,往里深入进去,也无法抵达其内部的那处洞天世界,只有走那条唯一的通道方才可以。

    终于。

    陈牧再次回到了通道前方。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