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外祖母,我们跟小姑姑一起进宫吧,我都想太后娘娘了。”夏知了央求着道。

    有外祖母在,她真的安心很多,这可是她的大粗腿啊。

    弋阳公主听了这些,哪里还不懂呢。

    不过她倒是也挺佩服夏家人的,居然对皇家一点心思都没有。

    她原本还怕自己替知了拒绝了跟皇子定亲,他们会怪自己呢。

    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就听知了的,明日咱们一道进宫。”弋阳公主这么说,大家都松了口气。

    毕竟有她在,底气也多了不少。

    回宫的路上,舜德帝一直没有说话。

    温延也拿捏不准他的心思,毕竟他的父亲不是一般人。

    “延儿,婚事的事儿你别担心,父皇还可以给你选个别家的姑娘,你姑祖母说的也对,知了在乡下长大,野性难驯……”

    “父皇!”温延目光坚定,“可我就只想要知了妹妹呢?”

    舜德帝看向儿子,“刚刚你姑祖母不也说了,她不会帮别人的,你大可以放心。”

    “父皇,与那个无关,儿臣若是只能靠着别人帮衬才能登上帝位,实在有愧您的教导,姑祖母说的对,如果真的想要娶一个人,就不该用圣旨束缚她,而是要她真心实意的。”

    温延的话让舜德帝很满意,他为儿子铺了一条路,至少儿子不会像自己这么艰难。

    “你们还小,过个十年如何,还真是不好说。”

    “不,我就要夏知了。”温延说道。

    舜德帝笑笑,这才是他的儿子、

    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若我当年也有你这般坚定的话,你母妃也就不会……”

    舜德帝深吸一口气,“这些年,你受委屈了,但后宫之中,你独身一人,也只有这样才能护你长大。”

    “父皇对儿臣的疼爱,儿臣知道的。”

    “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非是那个夏知了呢?”

    温延深吸一口气,“父皇,纵然有您的疼爱,可儿臣还是中毒了,这事儿您不知道吧?”

    “中毒?你怎么不早说,朕让太医瞧瞧。”

    “儿臣的身体早就有太医瞧过,可是他们瞧不出来,或许瞧出来了,也不敢说,是夏知了,看出来了,也治好了我。”

    “这么说来,她对你还有救命之恩呢。”舜德帝心道难怪呢,“你怎么不跟父皇说。”

    “儿臣想自己找到幕后下毒之人,还有上次温朝坠马,也是人为的,只是他们要针对的是温珩而已。”

    舜德帝点点头,“难怪你最近跟那小子走的近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父皇,温珩是一把剑,可以指向自己,也可以指向敌人。”

    舜德帝看着温延,点点头,“好,这事儿父皇不插手,就交给,但是温珩……”

    “父皇,把他的命留给儿臣吧。”

    舜德帝想说,这样会有威胁的,但是看看儿子,他忍下了。

    第二天,弋阳公主带着夏锦绣和夏知了进宫,不过进了宫后,她们就分开了。

    弋阳公主带着夏知了去给太后请安,她们不可能跟到御膳房去,不过好歹是在宫里,真的有什么事儿了,也好及时赶过去。

    “知了丫头怎么来了?”

    “想您了呗!”夏知了撒娇着说道。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