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后,似乎嫌自己意思表达的不够明确,司小遇微一仰眸,又多放出来两根触手,再次指上,极其认真!

    而独眼龙则在这千钧一发的一瞬间,选择了弃票。

    为……为什么……

    处在关注中心,黑框眼镜男不自觉瞪大眼睛,又仔细看了一圈。

    他实在难以相信,他的得票竟然是最多的!!

    为什么?!

    不是说好投虞卿的吗?怎么全部指向了他??!

    而且,那摇摇晃晃的恶心触手凑tm什么热闹?!

    他看向周呈涛:“你……你不是说虞卿是'狼人'吗?怎么现在不投?”

    他咬着牙,瞪大眼睛,极力劝阻着,希望周呈涛只是指错了方向,希望自己还有机会翻盘,可……

    男人只是喝完一口牛奶,随意一笑:“抱歉,刚才的'预言家'是假的,我就是个暴民,是虞卿让我这么说的。”

    “我是他朋友,必然不能投他。”

    “那谢大佬呢?!”扣紧双手,男人瞠目欲裂。

    谢以凉搁下手里的餐刀,看都没看他一眼:“抱歉,我也是虞卿朋友。”

    “那……那……”黑框眼镜男转过头,看了眼窝囊到不敢投票的独眼龙,又继续看向桌子末端,那第七把空椅子。

    他的手在颤抖,他把那把空椅子当成他最后的希望,歇斯底里的吼向管家:“那他呢?那个看不见的参与者,也没有参与投票!”

    “先生,他参与了。”抬手指了指黑漆漆的触手,女管家一刻不停的说:“这就是……第七位参与者。”

    所……所以……

    第七位参与者是虞卿的怪物老公?可不对啊!“不对啊!”

    男人依旧大喊着:“我没有拿到两张牌!我不是白狼王!你们这是诬陷!诬陷!!!”

    可,这话说出来,不但在场的参与者和Npc没人信,就连直播间一直在线的观众都忍不住【哈哈】笑出声。

    【我看的就是两张牌啊?这哥们吓傻了?】

    【哈哈哈哈,这一屋子都是虞卿的人,他搁这儿指控虞卿,他好像活在梦里哈哈哈哈哈哈!】

    【哥,拿了两张牌就说拿了,白狼王就白狼王呗,都要死了,大大方方承认,有点骨气!】

    【就是啊!别让大家看不起你!】

    黑框眼镜男要急疯了!

    他真的没拿两张牌!为什么……为什么这些观众会……

    眼眸蓦然上抬,男人的冷汗浸透了衣衫,他听见虞卿咳了两声,便越发聚精会神的盯紧他。

    听虞卿说:“大家别误会,他真的没拿两张牌,你们看到的,都是我的幻术。”

    魅惑之眼六级变异技能——幻境织造。

    现在的使用范围竟然这么广,已经真实到可以蒙蔽观众了吗?

    一瞬间,直播间的欢笑和冷嘲热讽停止了,观众们安静下来,像是乖乖听讲的学生。

    看虞卿望向眼镜男,继续说:“而且,我造这个幻境,就是为了杀死你。”

    眼镜男一震,实在难以相信!

    他又仔细想了一遍自己进城堡的反应,除了昨晚要杀虞卿外,他并没有对任何人展现过恶意,这么多玩家,虞卿为什么非要挑他杀?

    但正面前,少年继续道:“从进门开始,我就察觉到了你的杀意,你那眼睛直勾勾的,铁了心想弄死我,那我不如先下手为强,给你设个套。”

    “我先造了个幻境,以便大家今天讨论的时候,能想起你拿了两张牌,怀疑你是白狼王。”

    “同时,我昨晚让周呈涛指正我,也是为了把大家的目光吸引到我身上,提醒他们,参与者中可能还有'白狼王',继续引他们怀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