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说,他慧根深厚,可与当年的悟空大师相论。"

    江熠告诉叶浅浅。

    “只是他或许还有什么执念,偶尔会发呆,自己却又不知为什么。”

    叶浅浅看着闭着眼睛嘴中念念有词的故人,脑子里闪过当年在南疆时的一幕。

    桂花树前,他笑意清浅而温柔,如天上明月皎皎。

    江元辰。

    解禁术之前,他就嘱托过李刚,术法完成后,将他送来大安寺。

    无论术法能不能顺利完成,助力解术之人,都会受到重创。

    或痴傻,或当场毙命。

    只是没想到术法会被巨雷打断,没有进行完最后一步。

    从而导致二人全都变成了傻瓜蛋。

    “你怎么了?”苏墨阳拧了眉头。

    呆呆的看着叶浅浅。

    叶浅浅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流了泪。

    “哦,没什么,想到了一些事。”

    苏墨阳看看跪着的和尚,把头一扭,嘴巴又暗暗撅起来。

    “他现在叫什么?”叶浅浅擦干泪,问江熠。

    “叫落尘,听说是很小的时候,读佛经入迷时就为自己取好的法号。”

    落尘,落辰。

    大概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落尘停止念诵,睁开了眼睛。

    和苏墨阳同样纯净无辜的眼神,只不过

    天生带了一层柔光。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好。”

    他修炼不到家,面上带了一层赧然。

    一诵经就听不到周遭事,以至于没有发现进来好几个人。

    是师父让他们进来的吗?

    向厉看看苏墨阳,又看看落尘。

    他认识的两个最好看的男儿怎么都变傻了呢?

    可惜,太可惜了。

    但就算江元辰变成了傻子,罗刹门接手过的任务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嗯,落尘师傅,先前你托我们去精绝寻找灵藤一事,很抱歉任务失败,我们也不打算再继续,就算我们这边毁约吧,你付的薪酬可退还一半。”

    灵藤!

    叶浅浅不禁蜷蜷手指。

    江元辰竟然又去找灵藤了。

    其实她为了自己的手和十三的脸,也派神医谷的弟子在南疆和大燕各处大山寻过,可惜一点踪迹都没有,没人听过那种东西。

    原来,是在遥远的精绝国吗?

    向厉说完,落尘的反应并不是很强烈。

    他清浅的笑笑,和苏墨阳同样纯真而稚气的歪歪头。

    “过往一切已成云烟,你给需要的人吧。”

    “是说把银子给需要的人吗?”向厉确认。

    “一共是五万两白银,都送出去吗?”

    “送出去吧,给天下贫苦之

    人。”

    他什么都不需要,感觉在这寺里十分安宁,这肯定也是以前自己就喜欢的生活。

    他有自己的感觉,这里,就是他的归宿。

    向厉点点头,对他深深鞠了一躬。

    看来,这并不是令他纠结的东西。

    向厉解决完此事,就跟江熠,叶浅浅苏墨阳三人告辞离开。

    江熠悄声对叶浅浅说:“他不会是还惦念着你吧?”

    “别胡说了,连苏墨阳都不记得我了,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执念。”

    苏墨阳虽然武功不记得了,但耳聪目明,还是听到了二人的谈话。

    他绷紧了嘴。

    很生气。

    叶浅浅是他的妻子,可还有别的男人惦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