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法很好,但后果你们有没有想过?”吴浩淼看着几人说道:“人,都是有贪心的,让他们进城,就是我们在让步,他们未必会见好就收,更大的可能是会得寸进尺,进城之后,他们会要求富人区的居住权,要到了富人区的居住权,他们还会要富人区的管理权,现如今,咱们银光城周围有多少逃难者,你们是清楚的,而且,这逃难者的数量越来越多,一旦让他们进城,甚至是让他们进了富人区,你们觉得,这银光城还能是我们说了算?”

    吴浩淼是坚持不同意让城外逃难者进城的,他是理由也比较充分。

    “这些都只是可能的情况。”黄奈说道:“未必就一定会发生,现在变异兽、丧尸甚至的叛军,对我们这些幸存者的威胁越来越大,在外部危险加剧的情况下,我们理应团结一致,共同抗敌,只要我们将其他几座城市的控制权给抢回来了,那么,现在来咱们银光城的逃难者们就自然会离去,到时候,我们也就不用担心他们会从我们手中抢夺城市的控制权了。”

    “我们可以团结一致,但人家未必会这么想。”吴浩淼说道:“现在咱们银光城聚集的逃难者太多了,人心是复杂的,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能够顾全大局,眼光短浅者绝对不在少数,一旦让他们进城,咱们银光城只会比现在更为混乱,到了那个时候,别说团结一致对付外敌了,光是处理内部事情就足够我们焦头烂额的了。”

    “可如果我们不尝试一下,只怕局势会失控。”庄坚说道:“现在这些逃难者对我们的怨气越来越重,偏偏叛军又在大肆扩张,若是他们暗中煽风点火,只怕这里会出大事。”

    “那就提高警惕!”吴浩淼沉声道:“即便是有叛军在暗中煽风点火,也顶多就是会造成城外临时驻地的混乱,不会影响到我们银光城,你们刚刚也说了,只要富人区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其他地方就是再混乱,对我们影响也不大。”

    虽然庄坚几人一直建议对逃难者开放城市逗留权,但吴浩淼却始终坚持如今的决定,庄坚几人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这银光城的城主,毕竟是吴浩淼!

    吴浩淼拥有最终决定权。

    而且,吴浩淼的分析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以后也不要再谈论了。”吴浩淼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好心以及担忧,我也知道如今局面下潜在的危险,黄军团长刚刚有句话说的很对,只要我们帮助他们夺回城市的控制权,他们就会自信散去,我们虽然不能让他们夜里在城内逗留,但却可以出兵帮他们夺回城市的控制权,如今咱们银光城内的变异兽和丧尸已经清除干净,正好可以腾出手来帮他们了,不过,为了安全考虑,我们一次派兵不能太多,倒是可以在物资方面给予足够的帮助,我会联系城外各大城市内的各大势力首脑,和他们商讨夺回城市控制权的事情。”

    吴浩淼很强硬的表态,如今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过,今天毕竟是几位军团长一起来找他谈这事,他多少还是要给面子的,于是也就退了一步,愿意出兵帮助其他城市的当权者们去夺回自己城市的控制权。

    当然,什么时候出兵,出兵多少,这都是需要慢慢商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