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当虐文女主修了杀戮道 > 第297章 血七杀:杀、杀、杀!

    刀鸣四起,锐利的刀光几乎在一瞬间将整个空间挤压殆尽,叶长欢能感觉得到手心处的剧痛。

    这是一把绝世好刀,却带着同样匹配的傲气,自然不愿臣服于人,刺痛感遍布她的手心,她还没忘记自己右手重伤,再这样下去,这只手想拿起刀是绝对不可能的。

    按道理该立刻松开才是,毕竟天下好刀无数,一把刀而已,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不成?为它冒着一个刀修拿不起刀的风险,显然不值当,就是真的是天下第一刀,也不值当!

    奈何这把刀的确桀骜不驯,却遇到了一个不讲道理的疯子。

    叶长欢冷笑一声:“有本事你便将我的手断在这里,只可惜,就算是断了,我依旧死死握着,你一日不毁,这只手便一日不松!你便永远被压在底下!”

    嗡!

    长刀暴怒,振动不休。

    可惜后者轻蔑:

    “我连天命都敢忤逆,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一把刀?若因为你而舍弃,那我脊背上所受之苦,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说罢将体内灵气一再搜刮,尽数汇入掌心,一圈一圈一层一层,就是要将这把刀牢牢握在掌中,哪怕同归于尽!

    长刀似乎也没想到此人如此有种,这世间两个硬茬碰撞,要么心心相惜,要么必有一伤。

    它在这秘境落尘千年,是傲气也是不甘,天下刀修,何人能配得上它?这样的臭脾气倔惯了,却在今日遇上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即是如此……

    原本振动的刀刃逐渐减缓,白光迅速消解,连接着一刀一人的地方,属于刀身灵气与她交织在一起。

    这是认主了。

    叶长欢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抹了一把脸上流下来的血珠,扬起下巴,昂首举起了那把刀!

    从山下看去,插满刀剑枪戟的剑山戾气滋生,顶峰之处,那个人影站得并不笔直,她腿间背上,皆是插入的飞镖长箭,却迎着最后一抹残阳,傲然挺立。

    天幕之中久久才传来叹息。

    眼前的一切开始就要消散。

    叶长欢低下头,看见山下看着她的三人,居高临下:

    “不过一群畜牲罢了,他日我刀锋所指,必取尔等首级!”

    咣!

    场面皲裂化为碎片。

    她再次出现在第七层,手中还是那把刀,原本身上血迹斑斑的伤痕仿佛没出现过一般了然无痕,她腰间悬挂的青锋再也经受不住,沿着之前的裂痕,断成三节!

    “……”

    叶长欢回过神,低头见此,无言的将其捡在布片之中,包裹之后收入乾坤袋。

    若是这乾坤袋没有设下禁制,外人一定看得见她所放在的位置是一个高耸的架台,上面有不少空缺,但更多的是向她包裹的布包一样,都被放置其上。

    这是这些年来,她每一把断掉的刀。

    做完这一切,她才看向长刀之后的案台,上面赫然是一本书籍和一把刀鞘。

    长刀微微抖了抖,似乎是在催促她,她也没墨迹,认真的看了看倒映出她面容的刀面,出声:

    “你也叫青锋。”

    嗡嗡!

    长刀也不傻,倒不是它长脑子了能通晓过去,而是这人放残刀的架台之上,每一处刻的都是青锋!它又不是傻子,相反,它从来通灵,不用猜也知道这个人修居然给它起了如此平平无奇且有无数“前科”的名字!

    长刀欲要挣扎,奈何才动了动,人修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咣当一声将它入鞘挂在腰上。

    它:“……”

    解决了刀刃,叶长欢转而看向那本书籍。

    上面规规整整的写了三个大字——《血七杀》!

    才翻一页,看见那走笔龙蛇的数行字,叶长欢终于明白,至始至终她与天道的争执,两人谁都从未退让过。

    哪怕一步!

    “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犹怨天不仁。

    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

    人之生矣有贵贱,贵人长为天恩眷。

    人生富贵总由天,草民之穷由天谴。

    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

    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

    她一字一句的念下去,寂静无声的七层之中,声音平静没有起伏,法阵无声的转动,无数外界修士趋之若鹜的地级乃至天级功法在这里落尘。

    像是沉寂的灵魂默然的倾听。

    “不忠之人曰可杀!不孝之人曰可杀!

    不仁之人曰可杀!不义之人曰可杀!

    不礼不智不信人,大西王曰……”

    她无声咬舌,气息微沉:“杀、杀、杀!”

    我生不为逐鹿来,都门懒筑黄金台,

    状元百官都如狗,总是刀下觳觫材。

    传令麾下四王子,破城不须封刀匕。

    山头代天树此碑,逆天之人立死跪亦死!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

    杀!杀!杀!杀!杀!杀!杀!

    笔触之深,力透纸背!

    这是……

    她抬眸目光锐利,仿佛能听见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七杀诗》!”

    可这明明是她那个时代的诗句!整首诗杀气冲天,戾气十足,狂妄至极,却只对天地叩首匍匐,上苍赐予万物于人,人却无一物回报于天。

    警告,还是警告。

    这个世间的主宰,万事万物的天地法则,它是每一个人的道心明灯,却又都不是,冷酷无情,漠然于世,冷眼看着苍生在滚滚红尘之间挣扎。

    世间修士,无论妖修人修,与它第一次见面,都是两仪镜前叩闻其心,那或许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

    这些迈入仙途的万事万物,像是远走的孩子,他们力求羽化登仙,成为天地之间指点江山与天同寿的魁首,却又何尝不是回到它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