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七月听到了于爱丽的话,也只当作没听到。

    于爱丽被韩七月这份样子给气到了。

    “韩七月,你还不放开赵宏伟?”

    “放开?怎么可能,于老师,我要去找学校的领导,让赵宏伟为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样的败类,留在京航,只会坏了京航的名声,韩七月不打算让这样的蛀虫留在京航。

    这所学校,随着发展,是要承载荣誉的,不能被人破坏。

    只是,她害怕,那些曾经被霸凌的人,不敢站出来指证赵宏伟,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举报,学校大概会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吧?

    这事儿,还需要多动员一些人才能达成目的。

    韩七月扫视了在场的同学一圈之后,说道:“我知道,赵宏伟曾经欺凌过在场的不少人,我也知道,大家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关系,对赵宏伟有所忌惮,不敢站出来指证赵宏伟。可是,如果我们都不站出来指证,赵宏伟这样的渣滓就会一直留在我们的学校,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同学被这样的渣滓欺凌。”

    “同学们,你们愿意看到这样的人在我们深切热爱的校园里为非作歹吗?你们愿意看到这样的人霸凌我们,甚至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里继续作恶,还一路向上吗?”

    最后一句话,是针对于爱丽说的。

    于爱丽将赵宏伟带到学生会,肯定不是为了让赵宏伟说几句胡言乱语,最大的可能就是,于爱丽希望赵宏伟能成为学生会的一员,甚至,希望于宏伟能成为学生会的主席。

    韩七月虽然觉得,于爱丽这样的想法,确实有点荒谬,可是她不怀疑自己的猜测。

    许是因为韩七月一番慷慨激昂,又或者,到底都是热血青年,很多人开始呼应韩七月。

    于爱丽眼看着事情要坏,瞬间变了话锋。

    “韩七月同学,你怎么能联合这么多的人诋毁一个同学?就因为他在学生会开会的时候反驳了你几句?”

    韩七月没想到于爱丽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赵宏伟说的哪些话,叫做反驳?

    “于老师,你记性不好的话,我不介意给你重复一遍当时赵宏伟说的话。”

    “赵宏伟说‘一个女人,就该在炕上等着男人临幸,就该围着灶台孩子和老公转悠,还敢跑到大学里来显摆,没有廉耻的东西,要是我家的女人,早就一巴掌呼死了!’这一句是赵宏伟的原话,我相信,当时在场的同学有很多,应该有人听清楚了。”

    韩七月这话才说完,就有两名报名要参加学生会的人站出来作证了。

    “我作证,赵宏伟就是这么说的。”

    “我呸,都什么时代了,赵宏伟心里竟然还有这样肮脏的念头,换了我也打他。”

    对于这几句话于爱丽显然没有办法辩驳,可他还是不甘心。

    “赵宏伟同学是从乡下来的,有些大男子主义,我们要理解!”

    于爱丽这句话刚说完,就被韩七月怼回去了。

    “于老师,不要污蔑我们乡下人,我也是从乡下来的,我相信我们学校还有很多从乡下来的人,可也没有说是赵宏伟这样的。”

    立即,又有很多人表示,自己就是乡下的,也见过乡下的大男子主义,但是没见过赵宏伟这样脏的人。

    这边闹的不可开交,于爱丽整个人都不好了,冷风嗖嗖的,她的额头上竟然冒汗了。

    就在这时候,另外有人来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校长等人。

    “这边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