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娘,他们要抢咱们家的粮食,为这一石小米,咱家刮空了村里人的粮缸,这是整个村子对咱们家的情谊,怎么能便宜这些土匪。”

    这些年齐鲁大地,连年干旱,粮食减产,民不聊生,闹起了严重的饥荒。

    一石小米等于十斗,一斗等于十升,一升等于600克左右。

    换算成现代市斤,一石小米起码是120斤。

    一石小米配点野菜,够朱家这样一家子维持三四个月的生存。

    换成钱算的话,这些粮食更珍贵,没有政府维稳物价的时候,饥荒年粮食涨起来没有顶。

    平常年节七八百钱一斗的小米,到了灾年,就是直接翻倍。

    如果是遇上了灾年,加上兵荒马乱,花三四倍的价格买粮,都不可能随时都有。

    这种封建王朝,灾年的时候粮食不能按钱算,是命根子。

    这不是有钱就可以随便买粮食的后世,有太多时候,有钱都买不上粮食。

    “唉…不说这个了,既然这边有了了结。”老娘朱魏氏,能支持男人闹义和团,自然不是一个懦弱之人,收拾了一下心情之后,情绪就缓和了许多:

    “传文,你收拾一下,继续到谭家村迎亲去吧,不要误了接亲的时辰。”

    老娘帮着朱传文整理了整理胸前的大红花,拍打了一下朱传文身上沾染的尘土。

    “娘,出门就不顺,动了刀还见了血,这还接什么亲啊。让传武到谭家村通知一声吧,婚事暂时搁置,以后再议。”

    朱传文其实不封建迷信,有各种忌讳,担心什么不吉利,单纯的就是舍不得这石小米。

    舍不得把这些人粮食送给土匪,同样也舍不得拿这些粮食换媳妇。

    这些粮食是整个朱家峪,老朱家的所有亲戚好友,搜光了家底,给凑出来的。

    今年齐鲁大地困难,明年会更困难,后面几年的乱世,老百姓会越来越困难。

    朱传文实在是承担不起这份情谊。

    如果朱传文还留在朱家峪的话,当然不担心欠亲戚们的人情还不上。

    但是知道自己一家要很快就会跑路。

    借给朱传文家这些粮食,很可能就会导致,这些亲友哪家在后一段时间,因为没饭可能饿死。

    朱传文实在接不起这份馈赠。

    “大哥,我想骑马去。”传武见了马,就跟老色胚见了女人一样。

    “那你慢点骑,别把自己给摔了。”

    想着传武也骑过一些牲口,土匪这两匹马,也都是温顺的驮马,就满足了莽二弟骑马的心愿。

    “传文,你和鲜儿的事,本就是早就定下来的,早就该成亲,连着旱了三年,你们这亲事也拖了三年。

    老谭家已经急坏了,催了又催,条件也是降了再降,现在只要一石小米,这好不容易借到了这么些粮食,终于能成亲了,你又顾虑起来了。”

    对于传文这个决定,朱魏氏明显是有一些埋怨。

    “娘,这事咱们回家再说。”

    看到了先前走了的乐手,带着保长过来,朱传文使出了拖字决。

    外面说话不方便,准备回家后再好好劝老娘。

    保长来了也就给了朱传文几句口头勉励,剿了一窝的土匪,连一点物质奖励都没有。

    还好是朱传文也没有报什么期待。

    只求杀了土匪的事,在老朱家跑路之前,不给家里带了什么麻烦。

    等着保长带人,把活着和死了的土匪,都带走洗了地。

    朱传文才带着朱魏氏、传杰,并几个乐手回朱家峪。

    回到家对着亲朋又是好一番的解释。

    传杰回来求援的时候,嚎了一嗓子路遇土匪,亲友们对朱传文没接回来媳妇,倒是没特别奇怪,没有问太多。

    “娘,这些小米,咱还是挨着挨户还了吧”

    等人走后,朱传文又对着朱魏氏说道。

    “这是娘舍了好些脸面,去借来的粮食,给你娶媳妇用的。等后面年景好了,咱们加倍还上就是了,现在还了,你拿啥娶媳妇啊。”

    虽然朱魏氏和亲友们,口头上都在说谭家嫁女儿要一石粮食,不是在为难人。

    但是在这种粮食比金子都珍贵的灾年,要一石小米才送女儿出嫁,谭家其实就是在为难人。

    接亲这种事就是图一个喜庆吉利,热热闹闹、快快乐乐。

    亲友们过来,总不好直接打脸说,你们家儿子真的是个垃圾,没一点本事,连个媳妇都讨不上。

    要花大代价,才有一个姑娘愿意嫁到你们家。

    “娘,遇上这事,这媳妇一时半会是娶不成了,粮食还是先还了大家吧。掏空了朱家峪所有人家的家底,给我讨个媳妇,我娶的也不安心。

    现在正好剿了这一窝土匪,咱也得了两匹马和几块银元,等过些日子,把这些给出手,换成粮食,不是不能再讨论结亲的事。”

    对于被人拿捏这种事,朱传文肯定不接受。

    就算是谭家的女儿谭鲜儿,长的漂亮也不行。

    朱传文不可能这么憋屈的娶一个媳妇。

    “传文你也长大了,你爹也不在家,这个家就你来做主了。”可能是经历了杀土匪,朱魏氏意识到朱传文已经长大想了许久还是应了下来:

    “传杰,把你记的账单拿来,要还粮食咱们就尽快的还,咱现在就给他们送回去,这么多粮食留在家里,它也招灾。”

    在这个文化普及率不高的年代,朱家文化水平最高的是老三朱传杰,虽然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但是老三念过几年私塾。

    国学方面的水平,已经要超过后世的高中生。

    孩子本来也聪明,老朱家记账这事,也就传杰能记的最明白。

    “娘,我回来了,咱们吃饭吧。”

    这一会儿,传武也从谭家村跑了回来,回来之后就是喊饿。

    “整天就是喊饿,你能不能安分一点,一天跟一个皮猴一样,一点闲不住,上蹿下跳的能不饿吗?”

    朱魏氏对着朱老二传武唠叨起来。

    已经到了吃不饱的时候,其他人都是吃了饭就躺着坐着,减少消耗。

    传武每天还要练习拳脚,打熬力气,不把自己饿的嗷嗷叫才怪。

    穷文富武,相比于读书,确实是练武更花钱。

    更不要说是在这样的灾年。

    但是这个老二是真的喜欢拳脚,就是饿着肚子也要练,朱魏氏也没有什么办法。

    不说老朱家家传,兵荒马乱的年代,练些拳脚也是刚需,也就只能唠叨一下。

    “你到老谭家通知,见到你鲜儿姐了吗”朱传文对传武问道,正事还是要聊一下的。

    “见到了,谭大叔他很生气,鲜儿姐很担心。”

    “等我下午,空一下的时候,到他们家里去一趟吧。”

    这件事总还是需要有一个结果,怎么处理,朱传文还是要亲自过去看看情况去。

    老朱家中午吃的是煎饼和野菜汤。

    以老朱家的条件,本来是吃不上煎饼这样干粮。

    这是因为朱传文结婚,村里的好多亲戚,给凑了一些粮食,做了一点煎饼给送了过来。

    希望媳妇到朱家第一顿,吃的不要太寒碜。

    现在朱传文和朱传武搏杀了一番,吃一点干的,也算是安慰。

    吃着手里的煎饼,更让朱传文感觉,这时候的村民对自己人有多纯朴。

    这份情谊也就更为贵重,借了各家的救命粮,娶自己的媳妇,有多么烫手。

    吃过饭第一件事,朱传文就是跟着朱魏氏,到各家还粮食去。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