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士兵打的嗷嗷卖力,马铄都以为对方是真的要打死他了。

    到最后,马铄实在是扛不住了,见马牛坯还没有要停手的意思,于是眼睛一翻,装作晕死过去了。

    马牛坯见他晕了,便让士兵们住手,抬着往一个营帐走去。

    来到营帐里,他们把马铄放在了稻草床上。

    “哼,真是没用的东西,才打了几下,就晕过去了,真是个没卵子的男人啊。”

    听到马牛坯这话,马铄不由得心中暗骂。

    你特么说的轻巧,你自己来挨这顿打试试。

    马牛坯对两个士兵交代道,

    “你们俩,在这里看住他,门口拴一匹马,到了子时,用水泼醒他,让他骑上马离开。”

    “小人明白。”

    士兵赶忙笑道,

    “还是马将军您机智啊,您说说,梁帅怎么就轻而易举的相信他了呢?换我我是不相信的。

    还好您拿到了李医师的三日断肠丹,让他吃了,这下不怕他跑了。

    不过,小人时常去军医那边,怎得没听说过这毒药啊?毒药不都是在暗影卫那边吗?”

    马牛坯嗤笑道,

    “别说你没听过了,就连我也没听过啊,我也是刚刚想出来的。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毒药,是我用马粪混着马尿捏成的丸子,给他吃了。

    本来我想亲自拉泡屎来捏的,但是转念一想,特么的,这种狗东西也配吃老子的屎?所以就用了马粪。

    哈哈哈,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您放心您放心,小人守口如瓶,哈哈哈哈,这马铄真是个窝囊废啊,连屎都吃,哈哈哈,这事以后得唠一辈子。”

    “事成之后,随便你们怎么唠,事成之前,不可泄露半个字。

    盯好他,我去睡觉了。”

    “马将军慢走。”

    马牛坯走了,马铄那蜷缩着身子

    当他听到那毒药是马粪后,差点恶心的吐出来,但强大的意志力让他强忍了下来。

    怪不得那玩意儿又腥又臭呢,还带着骚味,原来是马尿马粪啊。

    狗日的马牛坯,竟然给老子吃这种东西,还骗老子说是三日断肠丹,还惦记老子的屁股,还龙阳之好,老子以后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至于开城门?哼,老子会给你开的,但迎接你的,是我们大军伏击的箭矢!

    王八蛋,你给我走着瞧!

    怀揣着对马牛坯无尽的恨意,马铄放松身体,休息了起来。

    到了半夜,士兵叫醒了马铄,马铄装作刚睡醒的样子,穿上衣服,骑上马,便向着东边跑去。

    风军装模作样的追杀了一阵,便回去了。

    十里路不远,骑快马两刻钟便到,这还是夜间呢,白天更快。

    马铄来到城墙下后,高喊道,

    “上面的,拉我上去!”

    上面的守军低头看去,只见城下站着一个人,立刻张弓搭箭警戒了起来。

    “你是谁?报上名来!”

    “我是马铄,第四兵团将军马铄!”

    “马将军?你今天不是被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