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她着急的问那通讯兵,“两万士兵,还剩多少?”

    “回城主,还剩一万二人!这一万两千人都当了降兵,江教官这两日正忙着把他们编入我们的军队。”

    “守城大将白慈恩呢,江永康不会把他也杀了吧?”

    白慈恩可是武侯的儿子,若杀了白慈恩,那势必引起朝廷震怒,她根基维稳,还准备猥琐发育一段时间,没有打算现在就和大周朝撕破脸皮。

    “那倒没有。白慈恩誓死不降,被江教官关起来了。”

    徐振英这才松了一口气,又问:“为何这仗打得这么快?”

    那通讯官声音中难掩得意:“回城主,大周朝的士兵都是一些酒囊饭袋,除了带头的白慈恩和其他几个将领,其余人根本不经打!我们的人一冲,他们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徐振英听得脑壳疼。

    虽然她也预想过大周朝的士兵可能真的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尤其是考虑到古代生产力水平底下,士兵们吃不饱穿不暖,还全都是一群文盲,能听懂军令都不错了,怕是比不上她精心调教的现代化士兵。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仗也太快了。

    这边还没怎么集中炮火呢,大周朝的士兵就全部投降了?

    快到岚县这些士兵们都已经骄傲起来。

    一侧的明小双喜不自禁,连忙道:“城主,那咱们岂不是拿下了黔州府?”

    王三娘便道:“应该不是,土司的力量不容小觑,咱们想要取黔州府,怕是土司们就不会同意。说不好金州府只是开胃菜,黔州土司那边才是真正的硬仗。”

    也是。

    眼下最大的问题怕是要和黔州的土司争个高下了。

    也难怪城主日夜兼程的飞奔,感情是怕去晚了蛋糕都分完了。

    更何况那个江永康打仗勇猛,但治理城池还是经验不足,这回是必须要城主亲自出场镇压才行。

    “你先回去,告诉江永康让他等着,我立刻赶往黔州府衙。”

    通讯官领命而去。

    徐振英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虽说她知道战争是残酷的,这冷兵器的时代更残酷,但是骤然得知有几千人被活活烧死,她心中多少还是不舒服。

    不过这抹不舒服,是该她消化的情绪。

    伴随着江永康攻入黔州府的消息,整个队伍显然受了鼓舞,兴致更高。

    等他们昼夜兼程赶到黔州府顺元城时,江永康等人已经率众在城门口十里相迎。

    说起来,徐振英已经许久没见江永康了。

    只见印象中还有些少年气的人,此刻已经有成年男子的轮廓。尤其是那张脸,那双眼睛,似是比从前更加镇定从容。

    江永康留下了大部队在顺元城内,只带了五百轻骑前来迎接。

    他身边的小南从未见江永康如此兴奋激动过,从前的大当家总是很清冷的,仿佛不沾人间烟火的谪仙,可从昨夜起他似乎就一直处在一种难以言说的兴奋之中,整个人也有了一丝生气。

    小南不由得望向大当家和刘教官两人口口声声尊称的“城主”。

    她一直很好奇,城主到底长什么样子,会不会三头六臂?否则为何他能远远的变出粮草和武器来,否则为何大当家提起城主时总是一脸肃然。

    那应该是个少年吧?

    对,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长得并不高大,五官也不算很出众,但是他却有一双丰滢内敛的眼睛,唇角始终噙着淡淡的,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他穿着一身很奇怪的衣裳,款式不男不女,上身是对襟短衫,袖口束紧,下半身竟然直接穿了一条裤子!看起来就像是穿着一身入寝的中衣就出来行走,很是不伦不类。

    可大当家他们似乎习以为常,那人一下车,她身后的人瞬时全都涌了上去,激动的喊着:“城主!”

    徐振英笑着上下打量了一眼江永康,“瘦了,也黑了。寨子里日子很辛苦吧,真是难为你了。”

    小南觉得很是奇怪,那城主竟然用这样的语气跟大当家说话,而大当家竟然也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徐振英又看了旁边一身飒爽穿着的女子,她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刘盼儿是吧?”

    刘盼儿差点没尖叫出声!

    城主竟然记得她!

    “城主,女兵刘盼向您报到!”

    “好好好,你们都还活着,那可真是太好了。”徐振英又抬眸看了一眼身后有些拘谨的人,江永康立刻心领神会,“这是我在山寨收容的流民们,目前士兵编制有两千七百人,妇孺儿童八百六十名,这次全部随我来黔州征战。”

    “我们的人伤亡如何?”

    江永康眼底一抹悲痛,“死了八百多个弟兄,还有两百多个妇人。”

    徐振英拍了怕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将他们全部纳入我们的编制内,享受岚县士兵同等待遇。”

    江永康身后的几百人几乎都是寨子里收编的流民,此刻他们还不懂徐振英这句“享受岚县士兵同等待遇”是什么意思,可他们却察觉到大当家的情绪似乎一下缓和了许多。

    刘盼儿便解释道:“我们岚县士兵,生前每月一两银子,丧葬费二十两,若是战死沙场,老婆孩子每月可领二两银子,直到娃儿长大成家。”

    江永康身后的人顿时睁大了眼。

    好家伙,大周朝的士兵死了,最多也就是五两丧葬费完事,这岚县的士兵竟然是二十两,甚至人死了以后老婆孩子还能领几十两?

    这下众人突然知道为啥大当家对城主忠心不二了。

    这……谁能不忠心啊!

    这就是为城主死了都甘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