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去省城开会,领导就说整个会议的中心思想,不要因为自己有两个钱就想着贪图享乐,要积极劳动,奔向更好的生活。领导就建议有些村子里开办的工厂能做个表率,将一部分钱拿出来做村子的基础建设。”

    林村长对视了一眼孙村长,“我和老孙一琢磨,唯一村子开办工厂的不就是我们两个村吗?这不就是点我们两个吗?集体利益,这钱就不太好做主。”

    孙村长忧愁的点点头,“谁愿意从自己家拿钱为村子做基础建设的?我估计这事儿闹开了,不知道有多少放赖的人,可是上面领导的交代我们又不好拒绝,毕竟这是为咱们村子好,谁来了都要看看咱们发展,你说一来咱们这里就是穷山僻壤的,谁愿意来啊?”

    “上次有几个小记者来了,把咱们村拍的可穷了,有好多人都反映咱们这里穷,罐头肯定也做的差强人意。领导的意思是让他们拿钱重新翻修工厂,你说这钱拿了给大家花肯定没意见,但是拿出来用在厂子,肯定有人会不乐意。”

    “我俩也想不出弄什么基础建设,能让他们这些铁公鸡主动掏钱。”

    林村长两手一摊,“修路吗?咱们这路再修就好修到别的村去了,谁都不傻,更不可能拿钱出来。”

    要想知道对方过的好不好?大家肯定会先看一个人的车子,衣着,配饰。

    这是门面装饰,但也足以看出一个人的品味与财力。

    秋一诺第一个想法就是,房子。

    把钱拿出来给他们盖房子,谁会不乐意。

    “把房子全部推倒,重新规划,全部盖成二层小楼,将每家的预算做好,谁家想加盖楼层,自己加钱。但也要限高,不能超过多少层,这个要找专业的建筑设计师来做。”

    做好规划,一进村子看见统一规模的房子,肯定是眼前一亮。

    “我这次去了京城,见过他们把厕所都建在房子里面。还有单独的淋浴室,厨房。”

    孙村长有点担心,“把厕所弄到家里,那还不得熏死人了?”

    “他们都是统一做下水,会让那些脏东西冲到化粪池,这样就不用费二遍事儿再收集粪便。也更利于我们施肥,至于家里没水井的可能就要按水表,咱们也过上家里随时随地都有自来水的好日子。”

    两位村长听的都入迷了,统一的二层小楼,那可真是城里的日子都不如他们村了。“还是城里人会享受。”

    “到时候两村建好,看看能不能向上申请,给咱们弄一个大一点供销社,大家这样买东西也方便一些。”

    “就怕有的村民认为自己家还能住,不太愿意推倒重盖。”

    “这个就要看两位村长的嘴皮子了,到时候我给写份投稿,邀请人民日报的记者再次采访咱们新农村的发展。让他们城里人也羡慕咱们农村生活,肯定有看头,告诉他们,可以在报纸上加上他们的名字,就不信他们不动心。”

    “可行吗?”

    “只要他们采用我的投稿,肯定就能成,全村都要住新房子,没有人会拒绝,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很可观吧!”秋一诺想了想又道,“最好今年年底就把房子建好。”

    明年就开始实行包产到户,分田单干,到时候人心一散,或许就不如现在好管理了。

    孙村长连想也不想的说道:“我看就这么办。”

    秋一诺回来,他就像是找到主心骨一样,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劲儿。

    努力努力,全村都能过上梦寐以求的好日子。

    这事儿向上反映后,得到了领导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