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开宴”,打断了不少人的思路,几名青岚剑宗弟子快步上台为风清云等人端来酒杯,与在场所有人共同举杯,完成这一切,风清云等人便回到了看台处,将英雄台留给现场早已摩拳擦掌的众人。

    “啪!”

    一摔酒碗,一青年手持一杆霸王枪一步跃上英雄台,其余跃跃欲试的挑战者只得作罢,这是大家心中默认的规矩,一旦有人登台,其他人无论什么身份地位都得等。

    那青年二话不说,枪指枪霸罗毅怒声道:“罗毅,来战!”

    “豁!我一直以为是谁瞎传的呢,真有不怕死的家伙敢挑战枪霸?!”

    “初生牛犊不怕虎。”

    “哈哈哈,这小子怕是不知道枪霸的枪,一出就是杀招,我赌这小子坚持不过三招!”

    “喂,小子,懂不懂规矩,先自报下家门!”

    “开盘了开盘了!”

    台下说风凉话的说风凉话,开赌盘的开赌盘,比刚刚还要喧闹几分。

    青年面对台下的质问咬牙喊道:“无门无派,芩荣!”

    罗毅居高临下看着对方,完全没有要登台的意思。

    看台处的其他高手一眼就能看出这芩荣不过刚入化玄境,怎么可能会是罗毅这个成名已久的枪霸对手。

    任凭芩荣叫骂,可罗毅迟迟不下场,让他们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明眼人一眼就看出,这其中定有故事。

    半晌,罗毅缓缓站起身,隔空一拳打出,拳风卷动着真气轰向对方,芩荣大惊,连忙抬枪抵挡,却不料双方实力悬殊,哪怕随便一拳,也不是他这个刚入化玄境家伙可以抵挡的。

    “轰!”

    没有任何意外,芩荣连人带枪被罗毅隔空一拳从台上轰了下去,

    每一届英雄宴搭建英雄台时都会请有名的阵法师布阵,以便于这些高手放开手脚,这一届也不例外,方才那霸道无比的拳风没有撼动英雄台分毫。

    “滚回家去,别在这丢人现眼。”罗毅环抱双臂冷喝道。

    在场众人闻言一脸狐疑,接着就见那芩荣咬紧牙关,没有回怼任何话,捡起断枪扭头就向外跑去。

    “啊?”

    “啥情况?”

    “我刚刚没看错吧,好像给打哭了。”

    “不对劲,十分得有十二分不对劲!”

    以为芩荣开场要给他们整波大的,没想到是拉了波大的,玩呢?

    坐在罗毅身旁的男子好奇问道:“罗兄,这是令郎?”

    “哼,不成器的家伙罢了。”罗毅冷哼道。

    男子尴尬一笑,没想到还真是,怪不得罗毅迟迟不动身。

    “六。”

    这是沈亦安的评价,他宣布,此次英雄宴第一个乐子人出现,其整活程度比上一届那几个乐子人还强。

    “叶兄,你怎么不喝这酒,该说不说,青岚剑宗挺有心,这酒挺香,可以称得上是好酒。”说着,李无忧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这酒,有人下东西了。”沈亦安观察了李无忧两秒才沉声道。

    “噗!”

    李无忧扭头就把口中的酒朝栏杆方向喷了出去,惹的

    “啥,有毒?”

    此话一出,不仅李无忧,墨丹等人也纷纷变了脸色。

    “叶兄,你没开玩笑?”墨丹凝重问道。

    “应该是乱气散,能影响你们体内真气运转。”沈亦安皱眉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