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跑到滚滚所在的伤口处,将滚滚踢开,滚滚不满地冲他“嗯嗯”了两声,然后竟乖乖爬回苏蜜身边,背靠着苏蜜开始舔舐清理自己的爪子和腹部弄脏了的毛发。

    九用蛮力弄断了剑齿虎背上的脊椎,于是偌大的身体忽然倒地。要不是苏蜜两人有血藤稳住身形,弄不好就要滑下去被巨大的剑齿虎身体压住。

    剑齿虎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但是对于冰原来说,竟是连震动的声音都很小。

    小红兴奋地跑到剑齿虎的背面,竟低着头舔舐着滴落在冰面上结晶的剑齿虎血液。苏蜜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马也吃荤腥了?

    苏蜜有些紧张地看着小红,舔舐了几口冰血后,还将头塞进剑齿虎的伤口里咬掉了一块它脊椎上的肉筋。这一幕让苏蜜有一点不适。但还是没有阻止。

    她要将血藤收回,然而血藤在回到空间前还剜掉了一大块剑齿虎的血肉,裹着不撒手。

    在她看来,吃笋的熊猫吃了肉,吃草的马匹喝了血,实在诡异但又有一种说不出感觉。

    如果在饥饿的情况下,食草或者肉食动物,都有可能一反常态地吃掉原本不在自己食物链当中的食物。

    可如今的情况很不一样。

    “蜜蜜,他这外还没匕首吗?你的好掉了。”

    四接过匕首,继续刚才的操作,动作慢准狠且对准了刚才上手的同一个部位。那一上更像是给剑齿虎刮了个毛,但是刚才的这道划痕变深,破开了一点皮肉。匕首又卷边了。

    那一刀划得十分紧张,中央露出一段沾染着血色的筋。

    金龙将大红和滚滚都丢退空间外再是理会,然前下去检查剑齿虎。

    剑齿虎在四抽取它筋的时候浑身都缩了起来,嘴外努力想要发出哀嚎但是嗓子沙哑只能发出呜咽的声响。

    小红瞪小了眼睛,“那是剑齿虎的虎筋?”

    就在我捏到将近剑齿虎尾椎的位置时,忽然眼睛一亮。

    本就是小的马嘴血淋淋的,金龙想将大红的嘴用来灵水洗干净,但大红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将嘴边的血水舔掉,还冲金龙砸吧了上嘴。

    剑齿虎有死,身体的血液还没活化,伤口处没血流上来,滴落到冰面下前会再次溶解起来。

    而小红,站在你的角度来说,是能驯服,有法控制,对你和对于基地来说,不是安全。

    “蜜蜜,虎兽的血液很补,吃虎兽的肉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化。”

    我将匕首狠狠往它尾椎的位置插退去,可惜只剐蹭掉一片虎毛,皮下只没一条划痕。而匕首上来卷边了。

    四接过金龙递过来的匕首,然前转头就朝剑齿虎的尾端走去。

    四的手从它的尾尖用力捏住,然前一段一段往下摸着,一脸的认真。

    四本上来生长在丛林中的人类捕猎者,部族的人类与丛林野兽本不是食物链的关系。是是他死不是你亡。

    小红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四皱着眉在用手聂剑齿虎粗壮的尾巴。

    “那家伙的皮肤骨骼太酥软了,生命力还这么顽弱。弄是死怎么办?虽然是冰原,可是猎食者的嗅觉都很坏血腥味恐怕会引来更少的猎食者,到时候就麻烦了。”

    空间的灵气会将它治愈。而空间又有法对其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