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元凯最近诸事不顺,安王让他打理的产业尽数遭遇亏损,前阵子一批兵器也出了问题,虽然暗中怀疑是墨逸动的手脚,却苦于没有证据。

    暗中对墨逸动手,也都有去无回,安王的力量早已不比之前,只能按捺住,想着暗中先用利益拉拢朝臣,稳住在朝堂当中的地位。

    虽说先帝的暴毙与安王有莫大的关系,但最终明面上,还是未能抓到他的把柄,故而那些朝臣大多也是敢怒不敢言。

    肖元凯最近去安王府比较频繁,回来都是黑着脸。

    时不时去信给花家和花倾沐也都尽数石沉大海。

    他实在忍不住,于是动身前往京郊去找花倾沐,势必把她带回来。

    在半路上,马车差点儿撞到一名衣着不菲的女子。

    他只得下了马车来查看。

    女子身边的一名男扮女装的丫鬟呵斥:“大胆,居然敢往我们小姐身上撞!我们小姐要是有个好歹,你赔得起吗?”

    肖元凯内心火冒三丈,但众目睽睽之下,也只能压下怒火道歉:“本官的马车惊扰了小姐,实在抱歉。”

    丫鬟得理不饶人:“道歉!你惊吓了我们小姐,一句道歉就想完事儿?仗着你是当官的,要欺负人了是吧?”

    肖元凯没想到身为她主子的女子还没说什么,她却一直咄咄逼人起来,也动怒了。

    就在这时,女子抬起头来,柔柔地训斥:“小曼,不得无礼。”

    又对肖元凯点点头,说道:“公子莫见怪,公子并非有意,此事便罢了。倒是怪我太宠这丫头了,宠得她无法无天,徐琳在此代她向公子赔罪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徐琳?大名鼎鼎的南冀排名第二的富商之女?

    肖元凯眼神闪烁,随即风度翩翩地露出一抹俊逸的笑容,语气柔和道:“是在下的不是,冲撞了徐小姐。不知徐小姐府上在何处,容在下略备薄礼登门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