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心虚又愧疚,纤细的手指哀求地揪着他的袖子,一双圆圆的眼睛不断偷瞄着他的神色,可怜巴巴地,根本让人生不起气来。

    江慕寒目光严厉,却怎么也舍不得将袖子扯回来。

    “下不为例,”江慕寒道,“累不累,回去坐着吧。”

    明晃晃的偏爱,众人早已习惯了。

    “谢谢哥哥!哥哥最好啦!”乔栀眼睛一亮,满脸期待地看向江慕寒,又看看他手里的《俏郎君》。

    江慕寒挑眉,“你还想把杂书要回去?”

    乔栀嘿嘿笑,“哥哥,你都不知道,这本《天下第一俏郎君》洛阳纸贵,千金难求,我就这一本……”

    乔栀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江慕寒冷笑一声,“继续站着吧。”

    乔栀:……

    啊,不但还要站一节课,就连《天下第一俏郎君》最最最刺激的第四十回都没啦!

    乔栀叹了口气,整个人蔫哒哒地耷拉了下去。

    托乔栀的福,江慕寒雷厉风行地开始搜查杂书,不多时,一大摞五花八门的杂书就堆在了江慕寒的案头。

    众人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就这么些?”江慕寒冷声质问,“乔栀,剩下的书呢?”

    从课本里翻出来的都是撕成一张一张的,他不信乔栀会只带这么点。

    “……没,没了!”教室后面的乔栀低着头狡辩。

    江慕寒冷笑一声,目光看向一脸无辜的燕翎。

    当初的小团子已然长成小小的少年。

    是整个太学年龄最小,成绩最好,也最努力的孩子。

    不但深受哥哥姐姐们疼爱,亦是先生们最喜欢的梦中情徒。

    说一句太学团宠也不为过。

    此时此刻,整个太学的小团宠被江慕寒冷漠的目光笼罩着,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江慕寒轻笑道,“往常总是主动为姐姐挨罚,这次怎么不帮她罚站呢。”

    燕翎小身子猛地一抖。

    江慕寒,“拿出来。”

    燕翎用力摇着头,“……不行呀,太傅,真的不行的。”

    “燕翎不能辜负姐姐所托。”

    江慕寒笑了起来,“果然在你那里。”

    燕翎:???

    被套路了??

    燕翎软白的小包子脸瞬间呆滞。

    眨眼之间,玄鹰将他抱起来放在一边,俯身翻开放在桌上的一摞书本。

    果然,藏在最下面的赫然是一本被翻地边角都卷起来的《天下第一俏郎君》。

    燕翎自责地都快要哭出来了。

    “好了,”江慕寒扫了眼教师最后面盯着脚尖罚站的乔栀,“下课,各自反思。”

    说着,便让玄鹰带着一大摞搜出来的杂书离去。

    本该两个时辰的课只上了一个时辰便下了,不知是被气地,还是怕某个人站地太久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