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玉宜身子一僵,立刻看向四周。

    四周仍旧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变化。

    这座宫室因为常年无人打理,到处杂草丛生,透着一股阴森森的鬼气。

    也不怪在皇宫中流传着这里闹鬼的传言了。

    长年和鬼怪打交道,沈玉宜对怨气和煞气早就十分敏感,她从刚才进来开始就没有感受到什么怨气。

    再加上刚刚响了一声的招魂铃,声音清脆动听,应该不是感受到了怨气深重的鬼魂。

    但招魂铃响了,也证明这里的确有鬼。

    只是她现在没有看到,或许是躲起来了?

    抱着疑问,沈玉宜缓步走到了婴儿床跟前,她犹豫着伸出手,轻轻触摸到了木质的婴儿床。

    这婴儿床应该是用了上好的木料,用手触摸,没有一丝凉意。

    忽然,几个画面在她面前一闪而过。

    先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穿着寝衣坐在床上,婴儿床就放在她身边。

    她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轻轻摇晃着眼前的摇篮。

    摇篮里有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他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模样尚未完全张开,正闭着眼吮吸着手指。

    这应该就是皇孙了……

    沈玉宜想要瞧得更仔细一点,这画面却忽然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大火,方才还在哄着婴儿的女人面前已经摆上了白绫和鸩酒。

    她面露绝望地看着摇篮里正在酣睡的孩子。

    然后伸手将他抱起来,交给了一旁一个年纪不大的宫女。

    看到这一幕的沈玉宜忽然一愣。

    她记得在陈婉的记忆中看到过,皇孙是被陈婉的贴身宫女,也就是冷宫中的鬼老妇送出去的。

    她记得老妇的模样,她远没有这么年轻。

    就在婴儿被抱起来的瞬间,沈玉宜看到他的耳垂里侧有一颗小小的红痣。

    李舟有这颗红痣吗?沈玉宜细细思索着,只是这颗痣的位置实在是太过刁钻,平日里很难注意到。

    很快,这些画面都消失了,面前仍旧是冷寂的宫室和落满灰尘的婴儿床。

    沈玉宜收回手,看着它忽然觉得有些奇怪。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可以通过触摸物品看到一些画面的?

    以前需要随机触发【共情】她才能通过接触看到一段完整的回忆。

    现在却只是简单触摸了某件物品,就能看到一些一闪而过的重要画面。

    难道是【共情】的后遗症?

    “你是何人?”

    忽然,一个低沉的男声在沈玉宜身后响起。

    她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被抓了现行。

    带着几分讪笑回过了头,却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刻愣住了。

    这个人她从未见过,却总觉得有几分眼熟。

    和老皇帝长得有六分相像,眉眼间的气质倒是有些像陆承景。

    看到他脸的瞬间,沈玉宜就猜到了他是谁。

    她小心翼翼问道:“你是……前太子李明礼?”

    男人微微颔首,凤眼中带了几分迷茫:“你认识我?”

    沈玉宜顿时有点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

    外甥媳妇?

    看着李明礼这张俊挺的脸,沈玉宜非常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外甥随舅这句话。

    陆承景的眼睛……和他舅舅长得还怪像。

    沈玉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暗暗打量了他几眼。

    眼前的男人身高八尺,剑眉凤眼,因为常年征战的原因,肤色呈健康的小麦色。

    是个非常符合传统审美的美男。

    忽然,属于原主的知识涌入了沈玉宜的脑海。

    前太子李明礼,当今陛下唯一的亲生儿子,三岁识字,五岁习武,到十五岁时跟随季老将军一手组建季家军。

    这位文武双全,性格温和的太子,几乎被全大盛的上下都认定为下任皇帝最合格的人选。

    原来……这位前太子和季家军还有这样的渊源。

    沈玉宜微微垂眸,轻声道:“殿下,我是季将军的外孙女。”

    “外孙女?”李明礼低沉的声音中带了几分淡淡的疑惑:“季将军已经有外孙女了吗?”

    也是,李明礼跟着季将军前往北境的时候,季柔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一眨眼她的女儿都已经年过十七了。

    看到他脸上的疑惑,沈玉宜抿了抿唇。

    他身上虽然没有什么怨气和煞气,却也能看得出他已经被困在这地方太久了。

    奇怪……

    人死之后,魂魄通常都会被困在死去的地方,甚至有的还会不断重复自己死亡的过程。

    原主所获取的知识中,李明礼是在城内的武器库被当场抓获,死在了天牢之中。

    怎么会被困在他生前居住过的地方?

    还不是东宫,而是他在皇宫偶尔居住的地方。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看着眼神越来越混沌的魂魄李明礼。

    沈玉宜决定开门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