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请叫我赛博鬼王 > 第一百七十八章:什么叫当面NTR啊?
    最新网址:www.ppxs.net

    这一点根本就不用玉壶多说,堕姬和妓夫太郎紧赶慢赶的过来这里,就是为了干掉目标。

    想在鬼舞辻无惨面前好好露个脸的上弦并不只玉壶一个,至少堕姬和妓夫太郎也有这种需求。

    堕姬和妓夫太郎本来就是上弦末位,在诸位上弦之中属于“新人”,甚至还是上弦之二的童磨推荐的,和鬼舞辻无惨之间本就没有多少“羁绊”,因此他们自然要更卖力的表现一下。

    作为上弦,得到鬼舞辻无惨的欢心能省很多事,至少能更加自由一些,对自己看中、喜欢的鬼,鬼舞辻无惨确实会有更多的宽容。

    再者说了,妓夫太郎的一把血镰还被那影狼控制着,这武器对他来说就是血鬼术的具现化,至关重要。

    有了这两把血镰,他才能够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他一身的本领都要依靠血镰来发动。

    事实上,这种扔出去血镰却没有收回来的事情,妓夫太郎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往的时候,面对他这一招,柱们都只能竭尽全力的躲闪,根本就不可能将他的血镰控制住,他的两把血镰已经收割了复数位柱的生命。

    不管怎么样,夺回血镰对妓夫太郎来说都是第一要务,因为在失去了那一把精心祭炼的血镰之后,他的能力会变弱,他就无法再保护好妹妹,而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妓夫太郎和堕姬直接一起行动,冲向了死死踩着血镰的影狼,一男一女两个鬼默契十足,简直就像是一个人在同时操纵的一样。

    堕姬一伸手,八条粉色的绸带从她的手中飞出,这便是她的血鬼术,这粉色的绸带锋利无比,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是柔软的布料,在美丽之下,藏着的是满满的杀气。

    “血鬼术·八重带斩!”

    八条粉色的绸带布成了天罗地网一般,直接向着影狼罩去,影狼被这绸带直接罩在了身上,但是这绸带却并没有能够撕碎影狼的身躯,黑色的鳞片在影狼的身上若隐若现,将堕姬的攻击直接防御了下来。

    “这是?!”

    看到这一幕,堕姬还没反应过来,上弦之五的玉壶却已经整只鬼的脸都变绿了,这鳞片!这鳞片可是他的能力啊!是他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修行出来的能力啊!

    本来还想要忍一忍的玉壶,现在已经完全按捺不住自己的怒火了,毕竟作为被当面NTR的苦主,在这种情况下确实很难绷住。

    愤怒的并不只有玉壶,还有堕姬,她的一张秀脸上满是震惊,这东西她还真是认识的。

    上弦们互相之间还算了解,甚至交过手,这鱼鳞的感觉简直太熟悉了,就是玉壶本体的鳞片!

    堕姬看向了玉壶,满眼的惊疑,然后她也看到了玉壶脸上的愤怒,那個丑陋的老东西看起来已经要爆炸了,肉眼可见的脸色都有些发绿,这让堕姬选择了闭嘴静观其变。

    “血鬼术·阵杀鱼鳞!”

    怒气值积满的玉壶冲向了柯凌,他以极快的速度反复跳跃,蛇型下半身疯狂摆动,利用光滑的鳞片在地上诡异的滑行,左右横跳飘忽不定,行动轨迹主打一个混乱,难以被预测。

    他这是让柯凌不知道该往哪里喷,火焰喷射器毕竟算不上能多么灵活操纵的武器,火焰喷射的攻击具有一些迟缓性,就算柯凌转向快,喷出去的火焰也得在后面吃灰。

    柯凌的做法倒也很干脆,他直接放弃了使用火焰喷射器,你不让用,那咱就不用呗。

    柯凌本来就是在收着功率用,小广场的周围就是村庄的房屋,他可不想一把火将村庄给整个烧干净,连鬼都没干出来这种事情。

    对付这些鬼,还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哪怕来了三只上弦,柯凌仍然很有自信,只不过是加餐罢了,这一个上弦之五,一个上弦之六,甚至连真正的主菜、硬菜都还没有上呢,他还在期待着上弦之二、上弦之一。

    柯凌二话不说,直接迎上了玉壶,这上弦之五的恶鬼显然已经失了智,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脑子里现在估计就只想着要干死黄毛了,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虚弱。

    被影狼疯狂吞食血肉,带来的后果对玉壶影响极大,毕竟那可是真正的吞食本源,不是重新凝聚成形就能够恢复的,他永远的缺失了那些力量,身体变得无比的虚弱。

    但此时的玉壶却根本顾不上了,他可以接受自己技不如人,输了也就是输了,但像现在这样,先是被炸了个粉碎,然后又被疯狂的吞食导致虚弱,直接一个不战而败,别说是他了,换成任何人都很难能够接受。

    看到柯凌主动的冲上来,玉壶的眼中闪过了丝丝窃喜,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闪着青光的双臂十分饥渴的向着柯凌抓去,甚至连斩向他脖颈的热能武士刀都完全无视了,就好像只要他能摸到柯凌就是胜利。

    这种态度,让柯凌觉得很是诡异,但他又觉得好像没什么特别的问题,因为他之前也是这种打法,反正杀不掉我,我就跟你玩以伤换伤,最终先拖不住的肯定不会是鬼。

    鬼和人类之间的战斗,就是在不断的“攻其必救”中循环,鬼杀队的剑士们练的最多的就是斩首,因为只有用日轮刀斩断鬼的脖颈才能取胜。

    而鬼们要做的就简单多了,他们只需要随意攻击任何内脏部位,对人类来说都很危险,人类的血肉之躯和鬼相比确实有些过于脆弱了。

    但是,以伤换伤虽然很正常,可这毕竟是砍脖子啊,别的地方都还好说,就算被日轮刀砍到也并不会怎么样,但被日轮刀砍断脖子,鬼也是会死的,至少柯凌还没见过不死的,这就是鬼在战斗中的“必救”。

    “这玉壶真的这么莽吗?就赌一手我用的不是日轮刀?而且,这个玉壶,不会到现在还觉得我是人类吧?”

    柯凌对此表示疑惑,并觉得其中一定有些问题,这位上弦之五的玉壶没见识归没见识,但总不至于这么“纯”吧?

    而玉壶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坚决,这家伙一边扭曲着自己身体,一边坚持着将手抓向柯凌,他要确保自己绝对能够先碰到柯凌。

    “影盾。”

    柯凌没有任何动摇,手中利刃劈出,同时还做出了防御。

    影狼化为影子,扭曲着穿过了堕姬的血鬼术的封锁,被直接召唤了回来,回来之前,影子留下了一根触手卷着血镰,直接将血镰甩向了玉壶,那血镰呼啸着砍向了玉壶。

    正冲向影狼的妓夫太郎停下了行动的脚步,他有些恼火的看着被触手甩飞的血镰,血镰直接斩在了玉壶的背上,深深的刺入其中。

    “?!”

    妓夫太郎的眼睛瞪大,这是他根本没想到的事情,第一时间,妓夫太郎产生了自我怀疑。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