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种产房现象,早在谢医生到北都三妇产科实习时已然见过。谢医生是重生医学人更早知如此。

    不然,她怎么会“命令”张大佬必须陪孕妇来。

    张大佬在哪里?张大佬在干嘛?不气火吗?没见柳医生都被对方气成这样吗?

    医学大佬想真的发怒是比较难的,没法,在医院里看多了太多争吵如同看多了大出血病人看麻木不仁了。

    张华耀医生拿着杯水给自己补充水份,被谢卷王一鞭子抽着干活,有些累需要缓缓气。

    不过很难说老奸巨猾的大魔王是算定了暂且不用自己出马,医生办公室门被人推开,见安医生走进来,她需要和家属进行例行医学对话。

    戴着手术帽的安医生,露出帽子的额头部分沾满汗珠,让人能初步猜测出产房内产妇情况不见得让医生顺心。

    安医生给家属介绍当下产妇的情形:产妇生产是有些艰难,可能需要剖腹产,需要提前做准备。

    说到剖腹产三个字,如根刺刺到李家的神经线让李父李母登时炸了。

    “我就知道是国内医院的医生全是这样。”李母笃定泰山对儿子说,“我们在国外早听说了,国内医院为了多收益,让产妇全剖腹产。”

    什么?!安医生脑袋炸裂。

    你把这话说到小医院头上算了,对方莫非不知这里是哪里吗?是国协产科,国协产科会怕没钱让产妇故意剖腹产收钱?

    必须说,有部分人只要出去过国外,对国内每样事都嫌弃。李父李母应是好比谢医生以前的同学张薇。

    医学上要求家属签字的顺序首先不是产妇的公婆。安医生的目光立马扫向李医生:李孝深医生已在国内工作,不该和父母同样想法。

    李医生是不是这样想先不说,要说李父李母在儿子背后持续地说叨,如吵闹的菜市场一般是绝对能叫任何人正常思维的脑子都变成混乱而抓狂的。  柳静云医生怒得嘴唇发青:所以你说这男人叫自己父母来是干嘛?眼前是显而易见的结果,不是吗?让和自己老婆不对付的父母来,是想让自己老婆和孩子

    快点死吧?

    情况不妙,安医生急忙改变策略对李医生建议:我不要求你签什么剖腹产手术同意书,我让你先看张麻醉知情同意书,等麻醉医生过来你先签了这张再说。

    如果要剖腹产,届时再匆忙上麻醉肯定没有提前做好麻醉相关准备措施好。

    这点事儿,李孝深医生作为行业内人应该懂的。  无奈李母在儿子身后开始说起儿媳妇有可能故意这样做的嫌疑:“她不喜欢顺产的,我听她一开始检查出问题说过可以剖腹产就知道她是故意的,她这是故意

    让自己提前分娩想剖腹产,觉得顺产累呗。”

    柳静云医生再次忍无可忍炸跳:“你怎么不说是你们家害她大冷天站在路边等车导致这种结果!?”

    吴丽璇当即双手捂在脸上:天,孕妇有个什么事儿,公婆家会把错赶紧先归咎到孕妇头上撇清责任。李家是现场给她上演一场真实恶心剧本。

    说回来,当初她吴女士迟迟怀不上时,她老公殷医生家真是全员太好人,居然没像李医生家公婆这样指责她。

    眼看老婆被李家人的所为一吓唬一咋呼,殷医生早也憋不住了,跟柳医生后发顿大的脾气:“别人家也有孕妇,但是谁家像你们这样对待孕妇!”

    “你又是谁?”李母火气冲冲转头怼殷医生。  殷奉春医生火力全开:“我有资格骂你们和骂他,因为是你们家害得我老婆开车送孕妇。李医生,我问你,你把你老婆的车开出去干什么?不知道她自己需要

    用车吗?”

    “他老婆需要用车的话可以喊他过来接的——”李母继续为儿子辩解。

    “他老婆没打他电话吗?他过来接他老婆没有?”

    李孝深医生没答。

    “他的车给谁开去了?”殷奉春医生再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