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坦然接受自己的罪恶,穿越那黑色的深渊,等待你的将是永恒的神奇与荣耀。”

    神父的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响起,他的语速偏慢,但伴随着越来越大的回声,听起来愈发恢弘。

    宛如神言。

    宏伟的教堂并未因为空荡荡而显得冷清,反倒是更上一层的肃穆感。

    高挑的立柱和华贵的穹顶撑起了这偌大的空间,浮雕上刻着精细的纹样———那是记载在圣经里的箴言与故事。

    阳光穿过五彩的玻璃投下变幻不定的光芒,照在这教堂内唯二的身影上。

    “感谢您,神父。”

    坐在最靠近布道台那一排座椅上的男人睁开了双眼,他的脸上带着虔诚的色彩,但手中却拿着一串佛珠。

    他刚刚就是双手合十举着这佛珠靠在额头上,听着信奉天主的神父为他祈祷。

    如此的亵渎,却又如此的虔诚。

    神父对此视而不见,慈眉善目的完成了最后的祷告,他收起布道书想着男人行礼,然后迈着小步离开了。

    极夜马上就要到来,履行完责任的神父赶着回家休息。

    男人在安静的教堂里继续坐了一会,似乎是在享受这里的宁静。

    他的目光掠过穹顶上精美的壁画,和圣灵圣子们对视。

    佛珠被一颗颗的拨动,其上有着温润的光泽,可想而知一定是经常被拿在手中把玩。

    教堂的大门被推开了条缝隙,男人从中走了出来。

    一出来他就忍不住紧了紧衣领,寒风从贯穿小镇的街道吹过,白色花瓣黄色花蕊的仙女木随风摇摆。

    “呼———”

    神尾克也缓缓地呼出一口白气,望着低矮的小镇建筑和远处一望无际的雪原和针叶林,他突然笑了笑。

    “还真是宁静啊……”

    男人的呢喃伴随着寒风,渐渐消散在阿拉斯加的冻土之上。

    ……

    “阿克夏!跑慢点!”

    蕾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少年不得不放慢脚步,等待同伴跟上自己。

    ‘要不然蕾妮跑太慌,又摔倒了,萨莉阿姨肯定要骂我!’

    “阿克夏!”

    一头金发脸上带着雀斑的小女孩急匆匆的跑到他身前,因为跑太急还有些喘气。

    “我们来这么早,忍冬酱起床了吗?”

    两人的英语中蹦出了一一个明显的日语词汇,显然是个人名。

    “嗯,但是我不想让她久等。”

    阿克夏大方的点了点头,说出了他自己的理由。

    “唔,好吧……”

    ‘明明每次找我都是踩点!阿克夏真偏心!’

    蕾妮默默的在心里嘀咕,不过她跟忍冬关系也很好,而且小忍冬从小体弱多病每次看到她都让人忍不住怜爱,所以蕾妮只是有些羡慕。

    两个小孩在极夜的星辉和镇子上隐约的灯光中,深一脚浅一脚踩着雪来到了一栋修建在小镇边缘的小别墅旁。

    是的,就是别墅,最起码和镇子里那些平房或是小屋比起来,这栋两层楼且用围墙围起小院子的人家无疑是很时髦的了。

    “神尾先生家看起来真漂亮。”

    蕾妮每次来都要感叹一下,阿克夏对此也是认同的。

    “毕竟是神尾先生……”

    阿克夏回想起从大人们那听来的关于“神尾先生”的事迹,不由得又神往又畏惧。

    这个身处阿拉斯加的偏远小镇唯一的特产就是平凡和贫穷。

    但是镇子上却拥有着附近地区最大的教堂,宏伟气派的教堂和镇子上低矮的建筑格格不入,形成鲜明的对比。

    镇民在引以为豪的同时,戏称那座教堂为“东洋教堂”———因为它是以来自东洋的移民神尾先生的名义投钱修建的。

    镇上的大人对那对有些神秘的东洋夫妇所知不多,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修建教堂,只知道他应该是位大人物,很有钱的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