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使臣面带苦色,头晕目眩,有些听不得那女官继续念了。

    更听不得旁余离国大臣惊叫。

    偏偏还有一大臣撞了撞他肩膀,贱嗖嗖地问他为何愁眉苦脸,像天塌下来一样。

    使臣:气煞我也,实在是气煞我也。

    随后众人就见到龙椅上的年轻女帝拿出了玉玺,“是这个吧?”

    见到这一幕,满堂皆静。

    老臣当初只以为是暂时借用,没想到这会儿会放在聘礼礼单上,难道是一直没要回来么。

    一时之间不禁喜形于色,对云枝更加认可。

    要知道单单一个玉玺是无用的,可眼下明显不同,与楚国帝王结为夫妻后,这玉玺才算真正有用,可以代楚国帝王治理楚国。

    何况还写上了聘礼礼单,意义大不相同。

    使臣见到女帝手中的玉玺更是心灰意冷,出趟使把整个楚国都送出去了,他情愿陛下继续做个暴君,不近女色。

    对这份礼单,离国大臣自是没有了反对的道理,而一些还没揪出来的蛀虫虽然暗暗着急,也没办法跳出来。

    因而就这般顺利地应允了婚事。

    云枝亲笔准备理出了差不多的礼单,让使臣带回去。

    使臣来时满怀斗志,去时失魂落魄。

    待他回来,帝王便宣布了他将与离国女帝结为连理,共理两国朝政,并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将所有大臣打了个措手不及。

    “朕会辅佐离国女帝。”

    意为他会站在女帝身后。

    此话一出,哪怕是心怀畏惧的大臣也不由得出声,“陛下三思啊!”

    “陛下与女帝共理朝政岂不美哉?”

    “陛下何至于辅佐,居于女帝之下?”

    “我楚国基业不可毁于一旦啊!”

    以及他们飞速流淌的心声。

    “那女帝到底是何许人也?之前陛下不还宠着那名小宫女么?”

    “不可能,绝不可能,陛下定是要吞并离国!”

    当然,其实他们的意见也无用。

    楚国是帝王的一言堂。

    他很快就敲定了日期,定在了新年的那一天,现在距新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还有许多要准备的,楚国和离国都忙碌起来。

    初雪来临的时候,云枝算是彻底步入正轨,她走到窗前,伸手接起了雪花。

    一点冰凉凉很快就融化在手心。

    寒风吹来,肩上忽然多了件大麾,她侧头望去,是楚翊。

    见到他,云枝近来的吐槽欲终于得到了发泄。

    无论当没当这个女帝,她似乎都和从前一样,“感觉这边的饭菜没大师傅做得好吃,小鱼干也不够可口,还没什么说得上话的熟人。”

    “大臣也不太听话,虽说可以解决,可是好烦哦,还要天天早起。”

    说着说着,她就大声道,“我觉得这样不对,应该听我的才是!”

    区区一个女帝之位,怎么能让她改变。

    最后,少女扑进他怀里,说,“还有,我想你了。”

    楚翊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头顶,嗓音低缓,“等到新年便好了。”

    这夜,二人相拥而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