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小菁也很高兴,觉得她就是个园丁,精心呵护的小树苗终于长出来叶子。

    接下来,她只要耐心照料,总有一天能够开花结果。

    最近几天风小,天气很好。

    韩小蕊和梁小玉每天都去打渔,满载而归。

    今天的虾不是龙虾,而是竹节虾。

    巴掌大的竹节虾,看着就特别喜人,肉质极其鲜美,而且肉多。

    梁小玉惊呼,“小蕊,咱们今天又有口福了。”

    韩小蕊笑道:“那是,孩子们都喜欢吃虾。”

    正说着,韩小蕊又发现了一个海底侦查器。

    她算了算,这里距离县城码头,渔船全速行驶,需要两个小时。

    因此,她在收完虾笼之后,立即撒渔网,捞了几网鱼之后,才把侦查器捞上来。

    梁小玉惊讶,“小蕊,这上面是外文,又是外国放的?”

    韩小蕊点头,“应该是。捞走再说。”

    梁小玉用麻袋套住侦查器,以防晒坏了。

    这一路上,还算顺利,到了县城码头,也没见到有人追上来。

    梁小玉盯着卖鱼获,韩小蕊去打电话。

    那边是周阳接的电话,并不是叶峰,“韩同志,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韩小蕊微微皱眉,叶峰是在躲她吗?

    “小玉嫂子,竹节虾留一桶,咱们自己吃,还要给翠翠姐一点。”韩小蕊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张老板看着活蹦乱跳的虾,那个心疼啊!

    不过,他知道韩小蕊爱吃,就算他磨破嘴皮子,韩小蕊也不会卖那一桶竹节虾。

    这一船,又卖了元。

    等这边清理好渔船,周阳开车过来了,还带着另一个没见过的男同志。

    韩小蕊没看到叶峰,更加怀疑叶峰是在躲着她。

    哼,躲着就躲着呗!

    以后不去找叶峰了,免得惹人烦。

    梁小玉看到韩小蕊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还有点傲娇的倔强。

    她作为好姊妹,好船工,韩小蕊不适合的话,她能问,“周阳,怎么不见叶同志?他出差了?”

    周阳叹息一声,“叶主任受伤住院了,昨日才醒来。”

    原本还气鼓鼓的韩小蕊在听到周阳这话,目瞪口呆,“受伤?住院?什么时候的事情?”

    周阳回答:“就是你打电话去我们单位的那天。”

    “啊?”韩小蕊傻眼了,原来叶峰不是失约,而是受伤住院了,“为什么受伤啊?”

    周阳回答:“叶主任看到一个逃犯,抓捕的过程中,对方挟持人质,叶主任为了救小孩,被车子撞飞了。”

    韩小蕊听到这话,心脏犹如被人揪住了一样,“周阳,叶峰在哪个医院?”

    周阳回答:“在市一院。”

    韩小蕊听到这话,转头对梁小玉说:“小玉嫂子,船放在这里。你把咱们留下来的虾和鱼带回去。”

    张老板见状,“小韩妹子,你要是放心,我让小刘开船送小玉妹子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