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新来的小鬼?”

    “不准你对鲁花大人无礼!”提灯小僧挡在鲁花面前,朝着来人喊道。

    白毛男一把攥住小妖怪的衣领,将他提溜起来。

    “这个会说话的家伙是你的咒骸吗?”

    鲁花将提灯小僧夺过来,“这位同学,请你不要乱动我的式神。”

    “啊!这家伙是式神,有点意思!”五条悟露出吃惊的表情,他俯下身,将脸上的墨镜拉低。

    英俊的面孔上,是一双像天空一样的眼睛。

    “同学,你离我太近了。”

    鲁花冷酷的伸出一根指头,将五条悟的俊脸移开。

    一个在时政打过工,被各种不同款式不同性格的美少年簇拥过的鲁花,对美色早已免疫。

    “你的术士很奇怪,连六眼都看不透呢~”

    夏油杰惊讶地看向鲁花:那个鼠门果然很奇怪!

    “你长了六只眼?我怎么没看到!”

    咒术界真是人才辈出啊,现有爱做羊毛毡的校长,现在又有长了六只眼睛的怪人同学。

    鲁花看了夏油杰一眼,像杰君这样普通且正常的人类,怎么在咒术界生存啊。

    夏油杰被鲁花同情的眼神弄得莫名其妙。

    “六眼不是说长了六只眼啦,它是能非常详细地看清咒力的眼睛。”五条家的六眼神子解释道。

    “那不是很厉害!”

    “bingo!拥有六眼的我就是最强的哦!”五条悟歪了歪头,像是非常享受鲁花的夸奖。

    “好啦,鲁花,别夸这个家伙了,看看任务吧。”

    夏油杰及时的cue了cue在旁边站着的辅助监督。

    伊地知高洁轻咳一声,“今天你们需要拔除的咒灵就在这栋大楼里面,大楼外面已经布下了帐了。”

    鲁花抬头看了看楼外的结界,和充满着不详气息的大楼。

    说实话这个地方不布结界大概也没有人敢来吧。

    “鲁花小姐是第一次参加任务,这里的咒灵大概就是因为恐惧荒废的大楼的人内心而产生的,所以初步判定只是四级咒灵。”

    “切,什么嘛,都是些杂鱼。”五条悟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没劲的靠在一旁的栏杆上。

    鲁花:这人真的好嚣张。

    “鲁花,别担心,出了问题我会保护你的。”夏油杰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

    鲁花知道这次的任务是对她的考验。

    不过,都已经出了问题了,她还需要保护吗??

    “鲁花大人!我一定会保护您的!”提灯小僧信誓旦旦的说。

    ......

    看着式神刚到她腿肚子的身高,鲁花陷入了沉默。

    “鲁花?”

    “没事的杰君。”

    她决定了!

    鲁花双手快速在空中变换,面前的空地上慢慢浮现出一个五芒星的样式。

    她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一张蓝票,往法阵中挥去。

    “隐藏着鼠门力量的钥匙啊,我已你的主人鲁花花生油之名命令你,在我面前展示你真正的样子吧!

    “哦捏该!茨木童子!”

    狂风大作,法阵炸出了一阵金光。

    “......”

    什么都没有!!该死!!竟然吞票了!!

    鲁花绝望的跪在地上,默默流泪。

    “呃......鲁花,你还好吗?”夏油杰说话轻声细语,害怕刺激到敏感的鲁花。

    鲁花猛地弹起来,她将提灯小僧塞进伊地知的怀里。

    “伊利先生,麻烦你照顾好我的式神。”

    “我叫......”被迫改名的伊地知洁尴尬地张嘴。

    “我先去了!”

    鲁花像一阵旋风冲进了大楼,留下面面相觑几人。

    夏油杰惊呆了,鲁花的变化速度实在的太快了。

    “她好像没有拿咒具哟~”在旁边看戏的五条悟,默默掏出一个咒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