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星沉,曦光渐生。

    静谧的锻天山内,穿梭着一道轻盈的身影,正是结束修炼,早早潜入山中的今朝。

    此时晨光微弱,林子里面的光线还有些暗,今朝敞开神识探路,留意到快逼近锻天山腹地后,换了个方向飞奔。

    她身形带风,身后树叶窸窣的摇动,忽然,脑海里响起大白急促的声音,“它们追上来了!”

    今朝回头一看,霎那间,一束刺眼的金光,宛如利剑穿来。

    她连忙侧过身子,金光折返回来,今朝落回地面,咬着腮帮子吐槽,“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焚煌霸气地说:“逃跑什么,让我直接烧了他们就是。”

    “区区金光蜂群,就能将你撵成这个样子,真是太丢人了。”

    大白缩在小洞天内不敢说话。

    起因是这样的,今朝进入锻天山寻找野生灵植,大白忽然闻到一股很香甜的味道,意识到可能是琼花蜜后,撒娇打滚让今朝去帮她取。

    今朝想着,既然琼花蜜都送到眼前了,不取了多可惜,于是应了下来。

    她动作小心,没惊动金光蜂,安全退出了金光蜂的领地。结果,大白添瓶没添干净,瓶中残留的琼花蜜香甜气息漫延开,吸引来了另外一群金光蜂。

    金光蜂这样的妖兽没有什么太大的灵智,误以为今朝取的是它们酿的蜜,然后追杀就开始了。

    吼——

    一声熊吼贯彻寂静的山林,今朝小脸变得严肃。

    金光蜂自然不算什么,大力黑熊也出现了,这才是棘手的事,远远的,她就感觉到地面在震动了。

    锻天山内的其他人,听见熊吼,俱是脸色骤变。

    “大力黑熊怎么跑出来了?难不成有人偷了它的琼花蜜?”

    “这可是堪比金丹的战力,我们还是别去凑热闹了,先退出去吧。”

    树上掩藏着身形的一人,放出神识查探状况,没有看见大力黑熊的影子,心道,“看样子不是往我这个方向来的,锻天山这么大,我避着点走就是。”

    退出去自然是不可能退出去的,他前日发现了一株野生灵植,足足有五百年的年份,今日一大早进入锻天山,就是为了采摘那株灵植,灵植没有到手,他怎么可能会甘心离开?

    男子记着灵植的方位,绕道而行。

    远处,黑影奔走,身躯庞然,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今朝跟前。

    金光蜂看大力黑熊,一时间,嗡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听得人脑涨。

    这只大力黑熊高三丈,体型健硕,肌肉发达,浑身毛发光泽滑顺,脸若圆盘,两只拳头大的眼睛,闪烁着凶光。

    它似乎在和金光蜂交流,偶尔点点头,龇牙发出怒吼,锐利的爪子寒光,从今朝眼前闪过。

    今朝后退数步远,大力黑熊一掌落空,地面土石崩裂,陷出深坑。

    焚煌还在说风凉话:“难怪叫大力黑熊,这一掌要是拍在人身上,骨头都要碎裂了吧?”

    “这么威风的妖兽你不收来做灵宠,收只没用的猫做什么?”

    大白肚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吼声,“人家是老虎,不是猫。”

    迎春洞天里的厚照一如既往的沉默,倒是想起了,织梦鼠咬她尾巴时,大白炸毛躲藏的样子。

    虎不像虎,猫不像猫。

    前怕狼,后怕鼠。

    今朝的灵宠,着实古怪。她们签订的,还是最高级别的灵魂契约。换言之,除了今朝,大白是唯一一个能开启迎春洞天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