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仙人的意思,是我虞国邪祟,跟这问天塔有关?”虞尘一脸惊悚,满是难以置信。

    “国运被邪气所侵蚀,你们虞国近年来并不太平吧。”鹿星言偏头看向他,意味不明:“而且事端都是发生在皇室当中。”

    听此话,虞尘更是震惊。

    后怕的情绪中带满了钦佩。

    “仙人所言极是。”虞尘情绪低落道:

    “一个月前,我二皇兄测出土灵根,在一次狩猎中惊马,被暴走的野猪踩断双腿,太医诊断再无恢复可能,而凡人想入仙凡岛必须拥有灵根,我们就是想去求仙丹治腿也没办法。”

    从虞尘口中,得知虞国皇子公主加起来,总共就四个。

    大皇子虞厉,无灵根,身体健康。

    二皇子虞伸,一个月前测出土灵根,断腿瘫痪在床。

    三皇子虞尘,无灵根,身体健康。

    小公主虞汐,一年前测出暗灵根,受邪祟所困,至今昏迷不醒。

    “你家出事的人还挺会挑啊,都是有灵根的。”坐在大鹅背上的獬豸忍不住感慨:“没灵根的人,连霉事找上门的资格都没。”

    獬豸的话让虞尘尴尬,只感觉心窝子被刀了一下,郁闷地不知该怎么回话。

    鹿星言递给鹿星泽一个眼神,目光询问:“魔尊,你这契约兽嘴这么欠,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鹿星泽:“……”

    以前獬豸虽然跟他在魔域混,不受仙灵界修士待见。

    但再如何,獬豸好歹是神兽,战斗力在那,嘴欠是嘴欠,也不可能被制裁。

    至于现在嘛……

    这位好兄弟战斗力连灵兽都比不上,更不谈他们还在禁止使用灵力的凡尘界。

    最近这几天,跟好兄弟有些矛盾,鹿星泽果断选择有福同享,有难他当。

    默默绕了个弯,远离獬豸,选择跟鹿星言走得更近些。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