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凌初听着安公公宣读的圣旨,愣住了。

    定远王也没想到皇上竟然会直接赐婚,他已经是异姓王,定远王府的权势富贵已经足够显赫。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他只想低调,掩盖定远王府的锋芒。

    从没想过要用儿女的婚事谋取更大的权势。

    定远王跟王妃原本只想给闺女找个家里人口简单的女婿,可皇上这突如其来的赐婚,直接断了他的打算。

    瞥了一眼闺女,见她只有意外,却没有什么抗拒的情绪。他也只能暗中叹了一口气,上前接下了圣旨。

    听到自家父王谢恩的声音,凌初回过神,暗中瞪了一眼旁边的宁楚翊。

    这赐婚来得让她有些措手不及,进宫前没有收到半点风声,宁楚翊事先也不说找人给她递一个口信。

    宁楚翊朝她好脾气地笑了笑,自从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后,他就恨不得早点将凌初娶回去。

    可却碍于国孝期间不能成亲,夜里孤枕难眠,只能靠一遍又一遍练武以及冷水澡来发泄那些无处安放的精力。

    这种日子实在难熬。

    得知那赵景明后悔跟凌初解除了婚约,靖王又透露了想跟定远王府结亲的心思,宁楚翊自然坐不住。

    为了早日定下婚事,宁楚翊不得不以退为进。

    他进宫面圣,请求去镇守边关。

    皇上果然如他料想的那样,拒绝了他的请求。

    宁楚翊于是趁机提出想要求娶凌初。

    只是皇上当时听了他的话,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却没想到上朝后,直接就宣布册立他为太子,还率百官告祭了宗庙,让宗人令将他的身份记载上了玉牒。

    如今又直接赐婚。

    百官虽然对这桩婚事都感到意外,但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都没有表露出来。人人表示恭贺。

    凌初虽然被封了国师,又被赐婚给太子,但她到底是姑娘家,道贺的官员大多都是围着定远王和太子道贺。

    唯有一个年迈的官员,犹豫了一下,终是抬脚朝凌初走了过去,“郡主……”

    凌初侧头,看清来人,福身行礼,“刘太傅。”

    见对方欲言又止,凌初看了一眼远处的男子,对刘太傅道,“太傅是为刘公子所来吧?若我没猜错,他是你侄子,可对?”

    “郡主果然玄术了得,一眼就看出来了。”

    刘太傅原本还有些迟疑,可见凌初一眼就点破了他和刘晋源的关系,不得不感叹玄术的神奇。

    刘晋源确实是他的侄子,但一直生活在老家,这还是第一次进京。他府里的人都没几个认识他这个侄子,这嘉善郡主却一眼就看出他们的身份。

    对这刘太傅刘桓,凌初以前虽然不认识,但却略有耳闻。

    听说刘府原本极为显赫,刘桓的父亲刘翕生前才情卓绝,是三元及第的状元,后来更是官至太保,夫人也是出身望族。

    夫妻两个恩爱,一连生有三子两女,个个都是人中龙凤。特别是长子刘桓和二子刘醴,自小就有神童之称,兄弟两个更是先后考中状元。

    一门三状元,可谓是异常难得。刘府的声望一时风头无两,府里人丁兴旺,后辈子孙各个都有出息。

    可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家却连遭厄运。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