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改造?”

    景娇眼神一亮,这是不是意味着……

    “超前的计算机和不受美丽国监控的区域网络,你们真的研究出来了?”景娇惊喜地问道。

    “当然。”傅明贺得意地笑道,又轻轻抚摸她的脸,“这还多亏了你那些具体又准确,翻译过来的文献和书籍,不然我们也不能这么快。”

    景娇心中自是高兴的。

    她当时那么努力学习外语,为的也有这么一天!她能够将一些东西无误转达,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海市?”景娇问道。

    “明天就走。”傅明贺回答道。

    “那么急?”景娇有些不舍,上前揽着他的脖颈就亲吻上去。

    气氛突然火热起来。

    但两人都是心中有抱负之人,浅尝辄止,立马又恢复正经。

    “是啊,海市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傅明贺叹了口气,“不过,我会尽快的。到时候往回走的路上再来看你。”

    “好吧。”景娇点点头,“那你要注意安全,不要让我担心。”

    “放心吧,我会的。”傅明贺摸了摸她的头,“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

    景娇轻轻摩挲着他干燥修长的手指,“到时候你回来时,未必还能见面。我这边计划一切顺利,只怕是……”

    想了想,景娇还是贴着他的耳边说出来了叫人难过的话语,“只怕是到时候,顾然会带着我回帝都,你来时就见不上了。”

    傅明贺紧紧抱着她,不停的轻轻与她贴贴,“嗯嗯!我晓得了!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什么都没有你的安全重要,可知?

    我和孩子们还在等着你呢!他们两个现在都很听话,就是长时间不见,有些想你。

    我就告诉他们,你是大英雄,在做厉害的事情。”

    景娇捂着嘴笑了一下,“你这个当爸爸的,可要多费心了,特别是小宝,他还是有些特殊。”

    “放心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傅明贺才离开。

    景娇站在窗前,看着傅明贺离去的背影,心中充满了不舍和担忧。

    她知道,傅明贺此去海市,实际上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挑战。

    但她也相信,傅明贺一定能够克服一切困难,完成他的使命。

    她希望他平安。

    果然不出景娇所料,很快,顾然就决定带着景娇回帝都。

    景娇能看见别人的故事,有时候还能预知一些未来,顾然可实在是太欢喜了。

    这就意味着,要是他把她带回去组织。

    那他岂不是就能拿捏住所有人的把柄?那他还有什么可畏惧的?直接朝着一把手的位置奔去就是了。

    景娇正好也是这么想的。

    顾然实际上,除了外表和身份,整个人都很心高气盛,是一个浮躁沉不住气的人。

    只要他问鼎组织在国内的绝对领导地位,这个组织,迟早完蛋。

    最主要的是,她还在渐渐训练顾然对她的依赖性。

    一但顾然对她形成习惯性依赖,就是彻底拔出顾家的时候。

    顾然他爹顾鸿天老了,权利交迭是必然。

    而且顾鸿天现在是被明面上处置了,革除职位赋闲在家。

    顾鸿天也十分需要顾然这时候站出来,为他继续巩固自己在组织里头的地位。

    种种原因综合来看,得知顾然带了个女人回家,顾鸿天并没有多说什么。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