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惜芳时 > 第338章 无可奈何

    宁贵人还是不甘心,仍然是不依不饶地问着,若是换个从前,她绝对不会说到这种话题上,也不会想现在这样自讨没趣。

    因为这就是一个没有退路的死路,是根本就不能触碰的禁区,是得不到最想要的答案。

    可这会儿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又或许是真的觉得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就要把最难堪的问题摆出来,她就是想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陛下,你说话呀,为什么到了这个问题上就不说话了呢?为什么不能回答我呢?还是说陛下自己心里也清楚,您回答的答案绝对不会是我想听的呢?是这样吗?”

    宁贵人不甘心的扯着元珩的衣袖,眼巴巴的看着他,万分迫切地想得到一个答案,无论这个答案是好是坏,他就是想得到,就是想要认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你现在的情绪真的是很不稳定,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难道就不怕你说的这些话让我生气了吗?”

    元珩嘴上虽说是说着责怪的话,可还是依旧把宁贵人搂进自己的怀里。

    毕竟现在还怀着孩子,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总是得顾及着对方的情绪,也不可做得太过过分了。

    可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宁贵人眼里的眼泪,真的是让他有些不忍心去责怪。

    许多话涌上心头,却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也许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让后宫里有这么多的人选一个喜欢的留在身边就好,也不会让你们一个个地争来斗去,也不会让你怀着孩子还过得这么辛苦。说到底,终究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元珩无声地叹了口气,眼里尽是失魂落魄。

    他不想去责怪别人,更不想责怪身边的女人,因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全都是他吗?

    当初选秀的时候,为了堵住群臣的嘴。特地选了好几个嫔妃,想着以后身边就留着几个就好了,可没想到还是牵扯出了这么多的风波。

    “你是我身边的人,纯贵人不照样也是吗?我若是对你好,对她不好,难道你也会过得安心吗?若是将她赶出宫去,你让她以后该要怎么办?”

    眼瞧着宁贵人还是不痛快,元珩低下头看着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既然都是自己身边的人,他不想亏待的任何一个。

    “看来陛下是真的很喜欢纯贵人的,真是让我羡慕啊,这份喜欢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减轻倒也不像我,发生一些小事情,陛下对我的喜欢可就没了呢,我就是没有她这样的好命呢!”

    宁贵人轻轻地推开元珩,摸着肚子自怨自艾,总是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不是说自己命苦,只是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命苦,说是生下来就不受喜爱。

    “孩子啊,你就是不应该在我的肚子里,以后生下来了,也不会得到你父王全身心的疼爱!”

    宁贵人一下一下地摸着自己的肚子,一句一句地说着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听着元珩真是觉得既无奈又心寒,可他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和宁贵人争吵,也不会再说任何难听的话,只是默默地起身离去,不待在这里就好了。

    而守在门外的锦绣看到元珩走了,又看了一眼里面,只能无奈地摇头。

    感觉他们两个的关系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是陷入了一段死胡同里一样,怎么走都走不出来了,既混乱又诡异。

    “陛下方才怕是又是见了宁贵人吧,每次一见到她坐下,便总觉得会有这么多的压力。”

    看到元珩来了,纯贵人连忙放下手里的书本,却叫人扶着坐下。

    看着元珩面色苍白的样子,有些心疼。

    “其实从前我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脾气便已经也是变得很是古怪,常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人无法回怼,没想到在陛下面前居然也是这副样子,连我都弄不清楚她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了

    纯贵人心疼的拉着元珩的手,自从宁贵人有孕也来了,这几个月,他们简直像是受尽了折磨一样。

    “看起来好像很不好,过几日你去陪她说说话吧。我总觉得她是一个人,太寂寞了。”

    元珩沉默了许久,淡淡开口。

    他真的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了一件事,当初也许就不应该让宁贵人进宫的吧?

    弄到现在这种地步,还真是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以后这个孩子生出来会怎么样。

    想到方才宁贵人摸着肚子说这孩子命苦的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心里扎了一根刺一样。

    “既然是陛下的吩咐,那我自然会照办。”

    纯贵人微微点头,现在的她连吃醋嫉妒的心都没有了,只剩下满满的无奈和心疼。

    不仅是自己被折磨的煎熬,没想到陛下居然也会是这个样子。

    看来宁贵人是真的病了,不仅是身子上的病,更加多的是精神上的病。总觉得她像是让所有人都陪着她一起不痛快一样。

    这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念头,这场病夺走了宁贵人所有的快乐,还想着接下来会夺走他们的快乐。

    “他也真是莫名其妙的,自己都哄不好自己的女人,居然还让贵人去哄,难道就不怕这是更加的火上加油吗?”

    楚心刚从御膳房拿完东西回来,一提到这个消息,顿时就觉得心里来气了。

    这可真的是够莫名其妙的,也真是不知道这个元珩心里是怎么想的,居然还让纯贵人去安慰宁贵人,他还真有脑子能够想出这个方法。

    “好了好了,陛下能够这样说,也自有他的道理,更何况我的确也想着找个时机去好好地劝劝。大不了我在宁贵人面前服个软,让她安安心心地生下孩子就好。毕竟人命关天,我可不想让她带着我的怨气生孩子,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我真的会愧疚的。”

    纯贵人笑着摇摇头,也不介意,其实她也本来就有这种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