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风把江绾送回去以后就直接去了公司,下午因为江绾来了他把会议都给提起结束了。后来又是陪江绾去吃饭,又是检查身体的,直接把下午的工作都给推掉了。等一切都忙完,他又不得不回去把今天没有做完的工作给做完。

    就这样一直到了忙到了晚上,才总算是忙完了。

    沈南风抬眼看了下时间,已经晚上10点半了,于是拿起一旁的外套就准备回家。

    他刚要起身离开,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抬眼一看是白峻辰打来的,他还没找他算账呢,他自己倒是找上门来了。

    沈南风冷哼了一声,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啊,你不应该谢谢我吗?”

    电话里传来了白峻辰略显得意的声音,他还在为自己昨天晚上的明智之举暗暗得意。

    沈南风却是一声冷哼。

    “我谢你什么?”

    “当然是谢我帮你和你老婆制造机会啊?”

    “我们俩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

    沈南风再次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呦呦呦,好一个过河拆桥。”

    白峻辰有些不乐意的说着。

    沈南风却是一脸不耐的催促了起来。

    “有事快说,我忙着呢!”

    白峻辰也终于正经了起来,连忙道:“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快就解了席秋池的禁?”

    他也是刚刚听说了这件事情,然后就直接给沈南风打了过来。

    按照沈南风的脾气,他不应该这么快就消火的,这次却着实有点反常。

    “怎么,你不想啊,那要不然我现在就让人再......”

    沈南风话都还没说完,白峻辰就怂了起来,连忙制止了他。

    “别,千万别,我就是有点好奇,你是怎么心甘情愿的被人绿的。”

    他前半句话还挺正经的,后半句就再次开起了沈南风的玩笑。

    沈南风阴沉着脸解释道:“不会说话就别说,江绾跟他什么都没有。”

    “呦,看来是有人把你哄好了啊。”

    电话这头的白峻辰一脸坏笑。

    沈南风红着脸对着电话道:“要你管啊!”

    当然他此时并没有意识的自己的脸红了。

    白峻辰也懒得跟他理论了。

    “行行行,我不管,下次你再情场失意的时候别找我啊,我可没有时间陪你。”

    “你以为谁稀罕找你啊。”

    说完沈南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白峻辰一脸无奈的撇了撇嘴。

    明明自己帮了他,他还不领情。

    算了,谁让他是甲方呢,自己还是忍着点吧。

    晚上沈南风回去的时候江绾已经睡了,看着江绾熟睡的面庞,他的心却有一种安定感。

    其实这种感觉他很早以前就有了,只是那时候他自己没有发现而已。直到前段时间江绾离开出走的那几天,他才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缺少了点什么,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这种安定感了。

    为了不把熟睡中的江绾吵醒,沈南风并没有睡在他们的房间,而是去了一旁的客房。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又去了公司,不过他特意交代了张姨,让她给江绾做了点清淡可口的早餐给她送到了房间。

    江绾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床头的早餐,不用想就知道是谁让准备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感动,但也只是那一瞬间的感动而已。

    吃完早饭,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江绾就出门了,她今天要跟邵茵茵做比赛前最后的准备。

    “绾绾,你来了,身体好点没?”

    一看到江绾邵茵茵就连忙关心道,她知道江绾身体不好,也就特别的关心。